品巴山:我们通向哪里?--看电影《十二次列车》

向下

品巴山:我们通向哪里?--看电影《十二次列车》

帖子 由 品巴山 于 周六 十一月 10, 2012 4:25 pm

张承志说:“选择什么样的文学,就选择了什么样的前途。”那么,选择什么样的文化,也就选择什么样的前途。 我绝对不属于那种十分怀旧的人,就算是怀旧,我能怀旧的也就是90年代,那个年代处于自己的小圈子里,倒是有不少趣事,可是50、60年代对我来说总是陌生的,能够触摸的只能是历史、文学、影视作品等等,第五期推荐重庆网友推荐了这部影片,片不算长,但是触动很大,我相信在情感上,某些感动是可以跨越时空,那就再穿越一次吧!
如果我坐在一辆由沈阳开往北京的十二次特别快车,突然遇见山洪,如果我是乘客,我该怎么办?如果我是解放军我该怎么办?如果我是党员我该怎么办?如果我是列车党支部书记我又改怎么办?这部影片其实就是讲了这么一个怎么办的故事,当然故事穿插了主人公成长的故事。我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按现在青年主流的生活经历,如果有一千个可能性,估计也难是十二次列车的这样一个故事结局和情况。
桥坝围不住,大雨滂沱,抢先的同志,点上红冲向奔弛而来的列车;受伤的工人,为了让列车上孕妇顺利生产,放弃了给自己保住腿的针剂;洪水来了,小站站长坚守自己的岗位;出去寻找援兵的人,在打水中坚守着自己的使命;……这些人性闪光的画面,出现在了那个被我们斥为饿肚子的年代。一阴一阳构成世界,今天关于人性的争论,无非是个是是而非的假幌子,在我看来,重要的是我们要提倡什么?弘扬什么?我们需要通向哪里?
价值观无非在于我们的判断,什么对于我们是更重要的。因为心目中我们有这样的一杆秤,当让我们做选择的时候,自然会做出符合自己价值观的事情,这样来思考今天的“无信仰”或者“道德沙漠化",或者能看得更为清楚。
与《十二次列车》价值观大相径庭的是,九十年代末,我在一辆通往家的列车上,看见两个小偷,乘客户昏睡摸包,我极力想阻止缺有不敢大喊,小偷投来挑衅的目光,我彷徨了。虽然,最后小偷并没得逞,但是,我尾随亲眼见他们在车厢结尾部分不知什么时候的脏。在十二次列车最危急的时刻,我记得谁喊了句:谁是党员?党员同志请主动站出来。在我亲身的经历的列车上,我记得很清楚没人站出来,包括彷徨中的我。
《十二次列车》其实不光讲了一个价值判断的故事,而是一个一群自然人如何产生这么大的战斗力,能够战胜大自然的挑战,它几乎也诠释了中国革命和建国初期取得成绩的大部分内在原因。现代化即是组织化,是老一辈革命先烈他们把一盘散沙的人民组织起来,是他们创造了历史的丰功伟绩。一个有战斗力的先锋队,在任何时候,一句呼喊,则迅速形成战斗力,这样的民族和国家是不可战胜的。
而今天,我们是否与这条路越走越远,我相信明眼自然是看得出来的,今天我把社会化大生产的组织化更多的交给了公司【企业】,走回了“世界主流”的道路,这不但有放弃自己价值判断的危险,更无法避免随之而来的“世界主流矛盾和风险”,若从这个视野来看,谈何复兴!谈何人民当家做主!


品巴山

帖子数 : 37
注册日期 : 12-08-07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