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锋:中共反贪,路在何方?

向下

田锋:中共反贪,路在何方?

帖子 由 Admin 于 周四 十二月 20, 2012 3:07 am

田锋:中共反贪,路在何方?

——简评电影《新中国第一大案》




《新中国第一大案》是一部1992年拍摄的国产电影,由长春制片厂出品。整个电影的制作比较粗糙,情节简单,人物形象不够丰满,电影的缺点是明显的。但是它的优点也是明显的,主题表达清楚,风格沿袭了毛时代的文艺贯彻的政治性和正义性,党群关系的亲密,同时也克服了那个时代的演员脸谱化,表演形式僵化,增加了一点资产阶级最称赞的人性化描写,导致贪官看起来不那么让人厌恶,还有点让人为之感到理解和些许同情,总体上让人感到演员的表演比较真实,自然。尤其是这部电影正好出现在总设计师南巡时期,资本主义经济正处于飞速发展的起步阶段,更是具有对全国党政干部的警示作用,也许就是这部电影诞生的历史背景吧,然而希望一部电影就能够挽救一个执掌着一国行政大权的官僚们停止快速滑向腐 败深渊的希望显然是可笑的,也是可怜的,更多的是无可奈何花落去!



‘以公灭私,民其允怀。’选自中国最古老的两千多年前的史书《尚书· 周官》,意思是用公正消灭私欲,人民就会信任归向执政者。《尚书·夏书》曰:‘昏、墨、贼、杀。’皋陶之刑也。”其中的墨是指官员受贿之罪名当处死。人类自从进入了私有制社会,贪 腐的行为已经存在几千年了,历届的统治者都希望解决贪 腐问题,用尽了一切可以利用的残酷的、智慧的、高超的手段,结果大多都反被贪 腐终结了王朝历史,形成了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周期率。因此,我们基本上可以断言,在私有制的社会中是不可能解决社会的贪 腐问题,只有程度的不同和表现形式的变化。
《新中国第一大案》中展现的刘青山和张子善的贪 腐行为在历史的长河中,没有什么新鲜的,多了去了,中共的党史常常把这个案子夸张地说成是杀了两个人挽救了无数人,其实这个说法我是不赞同的。历史上杀贪官最厉害的朱元璋,对贪官剥皮充革,利用特务监控更是严厉,然而都无法控制官僚的贪 腐之风,他甚至给予天下百姓对贪官造反的权利,允许百姓直接到京师告发贪官,还可以把贪官扭送京城。百姓有权闯入官府捉拿有劣迹的官员,如有胆敢阻挡者,则诛灭全家。最终依然国家颠覆,最后一个皇帝吊死景山。因此杀人是不可能阻止官僚腐 败的。
中共在毛 泽 东领导的时期,的确是党风纯正,政风廉洁,基本没有什么腐 败。他的政治对手蒋介石就曾经总结过,共 产 党打败国*民*党*的原因中重要的一条就是“共 产 党员不谋私产”,这的确是一个关键因素,战争年代都是供给制,所有的物资都是政府配给给个人,从生产到生活物资都是统一配发,统一管理和调度,没有个人资产,其实也就是集体所有制。除了共产主义信仰的精神因素外,这种集体所有制的现实制度也是保证中共廉洁的根本原因。中共在取得政权之初,城市中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私有制并没有被消灭,而是因为中共对历史发展阶段性认识的局限和现实需要被保留下来,政治权力和私有制是天然的同盟者,这才是造成刘青山和张子善大案发生的历史原因和背景。

私有制社会为什么必然造成腐 败,这是历史上许多人物都解答不了的困惑。其实在《新中国第一大案》的电影中已经揭示了答案:其中有一个镜头是林克俭与张子善的一段对话,林克俭说现在他与刘青山张子善的问题不是工作的方式方法问题,也不是什么说的清与说不清的问题,就算是桌面上说清了,但桌子下面依然该怎么搞还怎么搞,意思就是桌面一套,桌下一套,说归说,做归做。在这里我不得不表扬一下一个右派分子吴思,他提出了一个精确的概念“潜规则”,这个概念完全解释了私有制下的社会本质规律,也完全揭示了私有制下官僚必然贪 腐的内在根源。“潜规则”才是主导资本主义社会体系运行的制度,与冠冕堂皇的国家律法和规章制度完全是相悖逆的,不是正义和道德,不是光荣和理想,而是那暗地里涌动的“从头到脚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的资本的力量。
不管是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还是落后的资本主义国家,无不用潜规则在管理国家和社会。这个潜规则就是有钱人说了算。穷人可以不择手段的去成为有钱人,但不可以质疑有钱人说了算的这个制度。资本家可能会将他们财富的管家官僚约束得十分的廉洁,但同时也给这些管家留下辞退官职之后成为有钱人的通道。美国的“旋转门”就是一个典型的现象,官员退职到企业做高管拿高薪,或者根据需要离开企业进入政坛,不过就是腐 败的形式变化了而已,而不是这个国家真的就清廉起来。至于那些有钱人的生活已经不能用腐 败来形容了,说奢侈都不够档次了,只能用穷奢极欲来描述。据说美国那个金融大鳄索罗斯每一年都会娶一个不同种族的女人做妻子,一年后给女人一笔钱然后离婚,不知道这种腐 败是属于什么等级的,我也懒得去想了。
中国的问题也是如此,用潜规则发展经济,桌面上称为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其实桌面下搞的什么普通老百姓都清楚了。记得有一次我打车在一个红灯口子上停车的时候,一辆豪华大巴车驶过来靠在旁边,出租司机随口就念了一下车身上的文字:社----------后面的研究院还没有念完脏话就来了:“呸,吐你两泡口水,啥子ⅹⅹ社会主义…….”!在《新中国第一大案》中那么好的老百姓,那么有觉悟的有奉 献精神的老百姓随着改开的三十年烟消云散,良民变刁民,顺民变暴民,官僚贪 污 腐 败已从建国时期的星星之火形成要亡党亡国的燎原之势,而这都是起源于私有制的复活,公有制的被抛弃,让我常常喟然感叹,毛 泽 东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也可以有另一种方式存在。也许我们国家在百年内都不会再有电影中那么淳朴善良、勇于奉 献和牺牲的老百姓了。

毛 泽 东同志曾经和黄炎培在延安讨论过历史周期率的问题,当时毛 泽 东同志认为民主就可以解决这个历史问题,但是建国后很快出现的刘青山和张子善大案给他提了醒,腐 败的问题不是一个民主就能简单解决的,因此毛 泽 东为首的中共领导层很快的就转向了社会主义的改造,打造全民所有制的经济基础,改变了中国传统几千年的私有制社会基础,这才真正的找到了一把解开官僚贪 腐的钥匙,然而只有公有制是不够的,毛 泽 东同志其实已经牢牢的抓住了解决官僚贪 腐的两把钥匙,一个是解放前找到的民主,一个就是解放后找到的公有制。由于社会主义改造的顺利完成,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成为了重中之重,加上帝国主义的军事威胁,导致当时中共的社会主义民主建设重视不够,毛 泽 东同志当时主要也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推动中国的民主建设,直到六十年代初党内的官僚主义发展到居然连他这个党主席都要排斥的地步,再加上苏联经济管理权上的排斥工农参与以及全面反斯大林的教训,毛 泽 东同志才意识到中国的民主建设出了大问题——中国的社会主义民主不能为公有制保驾护航,而资产阶级的民主是坚决的捍卫私有制的,由此才出现了响彻世界的大民主运动----“文革”。“文革”的实践最终也没有为中国找到为公有制保驾护航的社会主义民主的出路,79年的改开彻底的中断了这种探索,社会主义从科学走向了特色,中国历史仿佛归了零,一切要从头开始。

人类社会的发展,经历了若干历史阶段,不管是奴隶贵族共和还是封建王权专制又或者是资产阶级民主,不过是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社会生产力的提高,需要在国家管理形式上有所调整变化,并没有改变阶级社会按照“潜规则”运作的历史现实,所有的共和、专制、民主之类的外在形式不过都是为私有制服务已而。因此资本主义民主的本质就是私有制,一切的资产阶级民主形式都在捍卫这个本质;社会主义民主本质就是公有制,一切的社会主义民主形式都应当是在坚决的捍卫这个本质,只有找到了这个民主形式,才有社会主义公有制回归的那一天,才有科学社会主义重建,才有彻底肃清官僚贪 腐的制度保障!
20121220星期四成都)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17
注册日期 : 12-08-02

查阅用户资料 http://laomo.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