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群众没有权力的表像《续》

向下

人民群众没有权力的表像《续》

帖子 由 李杉杉 于 周三 二月 20, 2013 6:22 pm

我回来后,见背地里人人都骂,个个都恨社长黄《王》国元,都想他开个社员会,公布一下帐目,就是没人成头,于是我就叫他开社员会,他说:“你自己去开塞”。以下是前天《2012。7。10》在虎峰镇政府里的一段录音:
。。。我:“村长,社长,住村干部都在这里,社里6《实际是9》年了,没开过会,公部过帐,现在卖核桃的都回来了,这是一年中社里人最多的时候,社长和住村干部都说:“今天哪个跟你开会哟,”我说:“也不是说今天,时间由你们定嘛,社员们都想开个会。”住村干部罗定兰说:“村里那么多户,要是每户我都来开个会。。。黄《王》说:“你想开就开呀”,我:“不是说我想开呀,是大多数社员都想开呀,”王:“你哪天把全队的社员组织起来”。我:“这你是社长,你应该组织一下塞。”王:“你想当你就来当。”我:“不是想不想,你应该公部个帐。”罗:“你晓得没开过会呀,你自己不在家,要等到你在家才开呀,”我:“我妈在家呀,还有另外的好多家也没说开过会呀;你等到人少的时候,随变找几个人开一下都教开会呀”。罗:“开会都通知了的。”我:“那天《辙基地复垦》睡一张床都不通知我”。。。罗:“你以为这个社长接《很》好当,你来当一下试试嘛。”我:“当就当”。罗:“你想当就当啊。”我:“那选嘛,这就开大会我和王国员来选嘛”。罗:“你一个人想开就开哟”。我:“不是我一个人,是大多数,可以联名,9年没有公布过帐了。”罗:“没得这么撇脱《容易》,你想哪时开就哪时开,怕没得个组织原则了。”我:“那你说哪阵开嘛?”罗:“等到明年下半年,换界选举,还有一年半。”这时,村长,社长又叫我去看帐,我说:“我栽那么多麻竹,才0。41某,那西没得我多的都有一 某多。王说:”那是老社长留下来的面积。。。。”。在这里没一个帮我说话的,说话的都是帮社长。我只有寄西望于社员会,于是又提开社员会的事,我又按下录音键,以下是录音:“。。。这么多年了,没有公布过帐,大部分社员都想开个会,公部一下社里的帐,”罗:“你在屋头没有嘛?”我:“在屋头的也没有哪个听说公布过帐的”。罗:“人家公布帐的时候你自己没在屋头,还说别个没公布帐。”我:“别个有人在屋头嘛,我妈也是在屋头的6〈实际是9〉年了,没公布过帐。”罗:“你妈在屋头,昨年子++++公布过,人家哪阵没有公布过帐嘛,我可以做保证,他公布过帐的。”我:“额,你开社员大会上来说嘛,看哪个社员说他公布过帐的嘛。”罗:“要开会你就去组织起,”我:“可以去组织起,本来这个事是社长的事,如果组织起人了,你们就来开会哟。”罗:“我做啥子要开会嘛,问你,你喊我来我就来嘛”,我:“那我组织起你又不来。”罗:“你组织起来是你们的事”。我:“我们这个社问题多。”罗:“你喊我来我就来霾,我没得事霾〈吗〉,我来。”我:“你的事就是这西事,就是为人民服务。”罗:“我不是为你一个人服务。”我:“不是我个人,是大部份人”。罗:“好多是大部分人。”我:“生产队决大部份人。”罗:“王社长这么远来单独跟你查帐,你还不识好,”我:“额,那‘西望来开会的我写个名单来吗,”罗:“关我屁先干。”我:“那,你是随变啷个你都不开会哟,”罗:“我不得来开哟,我凭啥子要来跟你开会嘛。”我:“你可以喊他来开会,”罗:“我喊哪个来嘛?”我:“喊社长塞,”罗:“你们要开会是你们各人的事”我:“那你这个住村干部有十么用嘛,”罗:“没得用塞,你又说啥子呢,我要听你一个人的吗,我要为你一个人服务吗?”我:“我说了的不是我个人,是大多数人都要求开会呢,”罗:“那个我晓得,全太公村的社我都晓得哪天部置开会,不要你在这里来指挥我,怕没得个组织原则得了,你想开就开。”
二楼里这西国家公务员,或是帮王说,或是沉墨做自己的,只有一个公务员在门口边 的看电脑,眼正对我时对我点了一下头。罗定兰象个泼妇一样在二楼过道中央骂话,闹得这么凶,二楼的人都晓得的,二楼是没西望了,我想三楼还有官,但是我看在官场上没有关系是办不成事的,想找一下我姐哥官场上的关系来再说,要是这时上三楼又没得行,把三楼的官得罪了,我到时官场找到关系也不好用了,于是回走,我这小手机录音也满了,我想找人帮我传到网上。
我打着雨伞冒着小雨往回走,半路我老婆来了,硬是把我拉回政府,一去就和罗定兰大吵起来,她说我们是无理取闹,王国元就和村长在屋里注帐,吵了一阵,我老婆就去叫王国员和村长开社员会,罗定兰很轻蔑的看我们一眼和一个人走了,王国员说:“在注帐,等倒”。我老婆就在他们的门外等着,我就到一楼墙上去看找什么官:党委书记高国民,45511001;镇长副书记,代永飞,45515136;纪委书记周尚江,45515126;常委委员副镇长李开元,45515116;。。。
我四处走动,脚站软了就在二楼另一间办公室里的椅上坐着,我老婆来说站软了我也不好叫里面的公务员拿一张废纸给她坐,可能在站了一小时后,我老婆过一段时间就去找王国员闹:“开不开会”,“又不是拉你去杀头,开个会都怕。”王:“你一个人我就不跟你开。”我老婆:“才了我一个人霾?”。“你看森林败起像朗格了,竹子成了龙须,树子只有千担,”。“你这个队长就是来领钱的。”“还有王家水井的楠竹,快搞完了,挖那煤荚子你商量了的霾。”“去年李靠《开》华修马路,说好是一万,为何又变成5000了”。王:“你去告塞,我还要反告你,巫告我;再在这里闹叫公安来把你抓了。”我坐的时间长了,一公务员问我:“你是做什么的?”我说:”脚站软了坐一下,我叫我老婆走,他要在这里闹。”接着我就出来看,我老婆说:“我就不信公安他不抓贪官,来抓我。”有人在旁说:“你在这里阻扰工作人员办公,派出所是可以抓的。”《村长秦中才是我的远房舅舅,他和王国员是同事,所以他两边都不说话》。我叫老婆走,老婆心有不甘地说:“这都拿不下来,以后他更猖狂,前年你来查了他的麻竹帐,他跟别人说:“还是没把我怎么样”。”我说|“上三楼嘛,三楼大官多,全是西镇长,书记,副镇长之类的”。于是我们上了三楼,我说那就是镇长办公室,镇长就在里面的,”此人长得墩督四齐,周身协调,一脸正气。我知道没把握,远远的去躲着,我老婆一气数说社里的***,说社员们都想开个会,公布一下帐。镇长一边快步走出来一边说:“要开就喊他开塞,”老婆跟着下楼朝下喊:“要你喊他才行”。我也下来,见镇长进了别人的办公室里。我老婆眼泪都要出来了/我说:“三楼还有大官,我们上去,我说:”这是副镇长,里面人又多,好去说:“我们说了几句,他说:”太公九社的去找邱主席,他是你们那个村的联络员。”我们进去,里面也有5个人,我们说社里多年没开个会,公部过帐了,社员们都想开个会,”说了几句,邱主西说“要得,要得,本来这现在也是要求社里村里半年公部一次帐,好,我叫他做好帐公布一下嘛,你抄一个电话去嘛:45511612。
走出镇俯感觉好累了,我说总算有人说:”要得“了,老婆说:”可能是骗我们的,把我们支起走,“我说:”就是骗也好嘛,他不理你,你也只有望到。

李杉杉

帖子数 : 5
注册日期 : 13-02-16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