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群众没有权力的表像

向下

人民群众没有权力的表像

帖子 由 李杉杉 于 周三 二月 20, 2013 6:25 pm

我社是重庆铜梁一山区,几年前国家弄来麻竹来退耕还林,还给钱,这里面污七八糟,领了这么多年钱了,还在领,我们亏大了,有人茺拥我去镇上查帐,我也横下一条心:“怕个卵,试一回。”
我一连几天去镇政俯问,说:都到八远桥去治污了,镇里的人都忙得很,因河边的20吨煤焦油被人夜里放到河里了,中央都要来人。。。又一回去管林业的人说:“要等财政的人来了才查得到帐”,我出来见我社社长和一群当官的正在外边花圆里,我偷偷的跑了。坚持一个星期,我终于查到帐了:全社从几十元到7,8百元不等,那西爱请社长吃的,或社长怕柯不平的和队长好的钱都比较多,社长有1600元。我提出诸多疑问,蒲XX叫我到她桌对面的李XX那去,李XX叫我把情况用纸写上来,我写好,他叫放在那儿,他一会儿打电话,一会儿和别的人聊,一会儿叫我外出等着,一会做他的工作,见他好久没人了我又进去,。。。他说:“你当时在做十么嘛,”“当时是我父母在家”,“那你第一年回来怎么不提,过了这么多年了,这西是上了电脑的,十么层序都是制订好了的,要改那么容易吗。。。。”;说的话我现大多不记得了,总之我被他戏耍了一番,他可能和我们社长是铁哥们。我又去找镇俯的那西大官,他们开始都是说该蒲XX 她门负责,我说:去过了,他们共同的话就是:“你当时在干十么”。中途蒲XX又传来话,他打电话问了我们社长,他那1600里有社里一起的。”我又说我栽的麻竹面积多钱少,可以去量“,”这事你应先向你村委反应“。”村里我也说过,村里说,这个事不好办,。。。””大官们像懒得理我一样有时说一句:。。。“差不多点就算了,总是大平小不平的“,”这是大不平,相差好多倍“;。。。“要是国家没给这西钱呢”。“没给还好西,免得看到气人”,“马上就8年了,可能明年就没得了,”“但愿马上就没得了吧,”后来没人理我了。我怀着厥丧的像是被审判的心情离开了镇政俯。

我姐知道了说:“你去试了一脚了哈,知道深浅了哦,不要再去做这西傻事了哟。”姐又说:”你想嘛,即使有人重新来量,他也可以说这是前一界社长《死了》留下来的,他当时是会记,并且也不知他后来又补栽多少,或者他也可以说补栽的死了,社里还有那西栽起等量了地后又扯了的,假量的,以一尺作一丈以少量多的,多向上报的,砍了麻竹又栽桉树的,全盘都要乱,并且也不是他的责任,他随时都有退路,那西帐也从来没公布过,你一点不懂又在明处,他在暗处,而你要得罪好多人,没有人为你说话的。。。”后来我就只好捧好社长黄二哥,在我姐哥的帮助下,在新栽的桉树面积上我虚报了实际2倍的面积,后来黄二哥说:“你到你那西荒田去垛两窝吧,随便挖几个窝,插几根死苗子都可以,别人问起来我才有话说。后来,我看到就是茺拥我去查帐的人也都请了社长吃饭的。那西面积少的,都是西弱势的或不在家的,他们想看也看不到我们的实际面积,顶起来又顶不过面积多的。社长叫的人为树施肥的也有的得了好处:又得肥料又得工钱。社长60大寿这天,酒宴办在虎峰镇最嚎华的黄雀楼酒楼里,只要在家的,全社的都来了,有的从远处赶回来,驸近社的也来了不少,不管有亲的无亲的,因社长还是村文书哟;还有大老板靠华,他要修公路从我社山林过,自来水公司的水管也从我社过了,不知来吃酒没,反正社里没向他们要钱;还有那西砍我社森林像砍自己的。。。前几天李三和我说起他小孩上户口的事,说我社长东推西推,这不全那不全,上不起户口,就是要想我请他吃点”。我说我也吃了他的亏,去年买社保我妈才领得到80元/月那个钱,我们娃儿是学生,在桂林刚停了学,他就一起写上去了。请他吃个卵,不上就算了。。。。”但一碰上社长,我立既喊:“黄二哥,抽烟,抽烟。。。”

李杉杉

帖子数 : 5
注册日期 : 13-02-16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