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儿与彼岸

向下

那儿与彼岸

帖子 由 一夫 于 周六 八月 11, 2012 9:33 pm

那儿与彼岸
作者:一夫
我没有在《那儿》出版随后的时间内读到这部小说,而是在8年后首次读到。自然,优秀文学作品时效那特有的感染力,没有及时感受到,被今天理性的认识所代替了。有所失也就有所得。8年中思想上更多的变化,使我可以用小说以后的历史去对比小说当时生动的描写,看看小说穿越时间的魅力。
小说写的是国企改制,读这部小说我也就不自觉地加进了经济学专业视角,一些看法更多是从专业视角出发。
2000年前后,我国学术界围绕劳动价值论突然发生了一场十分热烈的争论。2003年时任中国社科院长的政治局委员李铁映同志发表了《关于劳动价值论的读书笔记》,代表着讨论达到一个高峰。据说这次争论的本意是想看看老祖宗能不能为改制帮上什么忙,可是按照马克思的逻辑,从按劳分配中怎么也得不出按要素分配这个推论,我们能明显感觉到,一只看不见的手把李文极其曲折地因而极其勉强地迂回到按要素分配,理论探讨只好中止。所谓按要素分配,举个例子,就是机器也要参与分蛋糕。资本家用机器把蛋糕、把肉分走了,原本是机器、蛋糕或肉的创造者的工人自然就少有或没有蛋糕、肉吃,最极端的就是已被饿死的重庆市第二针织厂职工张苏玉这一年继续变成白骨。
小说发表的2004年是非典后的第二年,官方因为非典应对好,威信还比较高,人们一时有╳╳新政之说,也有所期待。也是这一年,后来的左网大本营已经渐露头角。这意味着理性的认识与感性的作品基本同步。今天我们已经可以更加清楚地看到,无论是理论探讨,还是作品以及真实的生活,其实从那时甚至更早开始,两个方向看着很近,实则是两根轨,直至今天渐行渐远,因此,小说那光明的尾巴不象是小说逻辑发展的结果,我百度后得知,这个尾巴是小编为和谐而要求作者加的。
我注意到,小说对“先分配股权,然后再按股权分配”这样的改革思路是有质疑的。小舅朱卫国不就是因为分到自己名下的管理层持大股而自杀的么?无独有偶。我们可以看看把国企股权彻底分给职工的苏联。2004这一年,中共中央党校黄苇町教授把自己三年前写的一篇热门文章扩充成一本书《苏共亡党十年祭》,我因为之前读了那篇同名的热门文章,自然也就在第一时间读了这本书。书里补叙的一件事给我强烈的印象:涅恰伊院士是苏联核武器主要设计者之一,苏联解体后,因为他所在的核工业中心斯涅仁斯克市,有1.6万名职工一连4个月领不到工资,包括家属在内全市4.6万多人生计无着。他在多方奔走仍无任何效果后,感到对不起职工,于1996年10月饮弹自尽。这个正直优秀、为祖国做出过重大贡献的科学家留下的遗言是:“不能再这样生活!”可见,朱卫国是有原型的。休克疗法的本意是想让苏联每个公民拥有的股权相当于两辆伏尔加,可是因为资本的掠夺,最后只能买两瓶伏特加。生活的逻辑就是作品的生命。作品敢于面对和表现如此现实的逻辑,怎能不感人?
作家应该写自己熟悉的事,作品反映出作家对改制企业工人命运变迁的把握。我想,其实每个同情甚至产生共鸣的读者都或多或少地会问:这些现象背后的深层原因是什么?我们今天应该怎样才能到那儿、到彼岸?我们怎样才能防止再次退回到这儿、此岸?这或许是作品今天带给我们的意义。

一夫

帖子数 : 1
注册日期 : 12-08-1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