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锋:老工人的挽歌,新工人的重生

向下

田锋:老工人的挽歌,新工人的重生

帖子 由 Admin 于 周五 三月 22, 2013 4:09 pm



  
田锋:老工人的挽歌,新工人的重生
  ----简评电影《钢的琴》
  

  《钢的琴》这部影片听说有点久了,但一直没有看,也许是主要担心看了又使人愤怒,使人伤感,使我的本已很难平静的心,再掀狂澜,难以约束。
  导演的水平的确是不错的,影片时间紧凑,情节轻松而寓意深刻,张扬而不失理性,即抚平了心绪也给出了反思。影片的一个突出的手法就是把工人对国营工厂的“爱”与官僚集团对工人群体的“恨”这两个完全冲突的内容在形式上巧妙结合起来,这样一种瞒天过海的创作方式和技巧是我们文艺创作中应当吸收的重要技巧。由于整部电影的理性表达需要,因此格调略显消极和调侃,这个是可以理解的。在目前的氛围中比较客观体现国营老工人群体的题材影片能够出现就已经很不错了,因此这的确是一部展示逝去的国营老工人群体正面形象的优秀影片。
  
  历史  

  影片中,中国国营企业工人群体今天面临的结局其实早在中共革命时期就已经注定了。
  中共革命历史上最巨大的争议就是革命道路问题的争议。到底是走苏俄革命的城市革命,夺取政权,还是另开辟新的夺取政权方式,在中共初期为了探索一条能走通的道路,是付出了惨重代价的。早期的中共领导人普遍都重视苏俄经验,积极贯彻城市革命夺取政权,主要依靠工人和学生,小知识分子群体在城市中组织罢工和学潮以及攻占城市的武装斗争。由于中国当时的资本主义并不发达,产业工人的力量在城市中十分薄弱,当时全国的产业工人数量在1927年才275万人,与4亿人口总量相比无法形成强大的战斗力,最终都以失败结束,尤其是当时集中了中共党内精英领导的南昌起义的失败对中共的打击是巨大的。而毛 泽 东恰好就敏锐的发现了这个历史困境,走向了有数亿人口的农村,最终工人革命的方向变成农民革命的方向,原本的社会主义革命性质变成了资本主义(新民主主义)革命性质,这导致了毛 泽 东在很长的时期都无法在中共党内成为多数派,但无疑,毛 泽 东是正确的把握了历史的规律。
  
  这个道路的转变对于工人阶级是不利的,工人群体在后来20年的革命过程中都是一个不重要的参与者,基本只是游行罢工之类,无法成为革命的主体被革命边缘化了。新中国的建立工人阶级付出的牺牲和农民相比的确是微不足道的。就拿中央苏区大撤退后,国 民 党在江西屠杀的革命群众达几十万人,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农民,工人数量上的劣势注定了工人不能成为革命的主体性力量,因此中国工人阶级整体上失去了血与火的历练,软弱性和分化性等这些先天的缺陷就此遗留下来。
  
  建国后,中国的建设需要工业支撑,工人群体很快的迅速发展,但跟随中国革命胜利进城的农民官僚化也同样在迅速的传播,这些人以党的名义把持了全国各个大型厂矿企业的权力,而工人只能服从。毛 泽 东曾经尖锐的批评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中一个对工人的重大原则,工人没有管理权,这个问题同样出现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国营工厂内。其中的关键就是公有制只能依靠工人群体进入各层管理才能维持和发展,因此1958年鞍钢的马宾总结了一套鞍钢宪法受到了毛 泽 东的高度重视,但是由于官僚的层层阻挠,这个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的鞍钢宪法最终无法在全国企业完全实施,尤其是工人出身的干部无法进入国家高层管理,客观上导致了工人成为国家主体管理者的失败,同时也导致无产阶级专政力量在事实上是不存在的,一直都是党的官僚在专政,公有制始终都不稳定,这是毛 泽 东最大的忧虑。
  
  文革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的,文革的目的就是为了形成工人进入国家各级管理的一种社会管理更替机制,把不合格的官僚清理出干部队伍,尤其是要让优秀的工人和农民进入党和国家高层管理,保证国家的无产阶级性质和公有制的经济基础不会改变。但是官僚的反扑是空前的,不惜把火烧到无辜的旁观者尤其是一些善良的知识分子和群众身上,加上工人群体自身的历史局限无法形成成熟统一的政治力量,领导国家权力,导致文革全面激化了社会矛盾,引发国家动荡。尽管文革出现了少数工人运动的领袖进入国家管理层,毛 泽 东衡量再三最终还是向官僚做了适当的妥协和让步,形成一种新工农领袖,行政官僚,党内军内老干部多方力量平衡的国家权力领导结构,这是一种尊重历史现实和历史发展的合理结构,充分的展示了毛 泽 东的政治智慧。
  
  现实 
 
  历史发展有时侯会转弯。华国锋的“粉碎四人帮”导致了这种政治权力平衡被打破,高层中新工农领袖被集体清理,中国开始走上了另一个前途叵测的方向。
  维护公有制的权力障碍被清理,私有化的改革就是一个必然的方向,只是这个过程是一个渐进式,缓慢的过程。
  
  中共内部掌握权力的官僚始终都是小资群体,工农干部长期都处于中下层,始终无法进入权力的上层。毛 泽 东本人对此是十分警惕的,他背叛自己的阶级立场,完全以工农立场来分析社会问题和解决社会矛盾,与党内官僚群体的立场是有分歧的,这也导致双方的做事方式大相径庭。这个分歧最典型的莫过于毛 泽 东批评邓小平为了建飞机场粗暴拆迁农民房子的谈话中。因此毛 泽 东在党内官僚群体中其实长期处于少数派,于是我们现在回头来看这个党的性质的时候,不得不承认他其实是一个小资产阶级领导的政党,尽管披着共 产 党的外套。
  
  “四人帮”被粉碎了,工农代表被从党内的权力层清理,资产阶级开始全面掌权,那么他们侵占分割建国后工农群众积累的巨额财富就是一个必然的选择。因为资产阶级就要有资产阶级的生活,不可能像无产阶级一样的生活,拿回他们夺取国家权力后的国家财富装入自己的腰包对于这么一个阶级而言是理所应当的。只是刚开始,这群人的吃像还比较斯文,还担心会遭受工农的反对,还有一种道义上的犯罪感,因此广大的工农群众都还被蒙蔽了,完全没有政治的敏感性。到了上世纪90年代,这个官僚阶级侵吞国民财富的吃像太难看了,他们的丑恶嘴脸才充分暴露出来,人民群众才开始觉醒,不过已经不可逆转。
  
  这部电影的调侃和消极格调的确是工人群体的真实写照,也是现实的存在。工人群众面对官僚对国民财富的索取毫无抗争之心,随取随与,纵然有工农群众的无奈和辛酸,但更深埋背后的却是漠不关心和分道扬镳。尤其是电影开篇悼念母亲的亡故有深刻含义:其一是感谢过去国营企业母亲的培养和照顾;其二是母亲既亡,子女理当独立,和过去的历史划断了。这其实也是暗示了工人阶级的未来将和现在的中共官僚一刀两断。
  
  未来  

  历史走到今天,已经不可能简单的回头。工人阶级的发展也有他自己的规律。当传统国营企业的工人阶级纷纷消失的时候,在新兴资本家的企业里却在成长着新兴的无产阶级有生力量,这个庞大的新工人群体,以超越历史上他们的工人先辈的数以亿计的绝对数量和有着中高等文化水平以上的绝对质量正在蓬勃发展,他们必然会走出一条自己的路,一条不依赖任何别的政治力量,也不需要依附任何别的什么阶级的领导,真正属于他们自己的独立道路,一支新兴的政治力量已经是呼之欲出了。
  
  《共 产 党宣言》有一个精辟的论断:“......随着大工业的发展,资产阶级赖以生产和占有产品的基础本身也就从它的脚下被挖掉了。它首先生产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 ”也许这就是我们中国传统文化所说的天意,自己认为在为他人掘墓其实是给自己掘的?
  
  (2013.3.22于成都)

[center]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17
注册日期 : 12-08-02

查阅用户资料 http://laomo.8008cn.net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