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永健:如何来理解我们青年人的妥协与堕落?

向下

赵永健:如何来理解我们青年人的妥协与堕落?

帖子 由 Admin 于 周二 四月 16, 2013 11:17 am


我常说:我太颓废了。我常问:到哪里去堕落?我常想:活着是为了什么?

青年无论是阳光奋进也好,无论是灰暗颓唐也罢,面对今天中国诸多的问题,我们青年人是什么状态,承担什么责任?

我选材《杯中窥人》和《假如明天没有太阳》两篇作文来展开我对我们自己的反思,所以选择这两篇文章,是因为这两个作者对于今天青年人的影响力而言的,当然更多的是他们身上存在着我们诸多自身的影子。 电影《青春似火》中有句台词印象深刻: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希望”!?希望一词已经渐渐远离我们,我们面临的可能是绝望。

在展开韩寒、郭敬明作文的讨论前,我想分享一下在大学网看到的一个故事:
一个几好青年,军校硕士毕业,分配工作,有人问他:想不想留校?他说,当然想。那人说,那就得交20万。他拒绝了。于是,分配到部队。到了部队,新兵训练结束,又有分配问题:是去基层,还是到机关?想去机关,就得交5万。他又拒绝了。于是,到了基层连队。连队安排站岗放哨,他就挺直了腰杆去站岗。第二天,又有人来问他:想不想不站岗?想不站岗,交2千。他还是拒绝了。没多久,他被分配去机场赶鸟。赶着鸟,心里不顺,向领导提出辞职,脱去军装,这回,是部队领导拒绝了他。目前,他还继续在机场赶鸟。

按我的常识理解,这个青年绝对是一个另类,一个人怎么可能如此固执,他到底为了什么?

回到《杯中窥人》,作者讲人性,探讨中国民族劣根性,思路和柏杨合拍,往好了想,自然是爱之深,恨之切,我并不对所有真诚批评缺点探讨出路的人反感。文章整体框架用杯中干布喻善人,杯中水比喻社会,既然是讲劣根性,自然是沾水即湿,碰墨就黑,全然不顾反抗,终于“猛然发现布已经沉到杯底了。”灰暗与消沉充满着整篇文章,这既是作者对社会敏锐的观察,也是作者对中国社会无限的遐想。我不知道他所指中国社会究竟指的是那些,全然已无光明可言,这是怎样的老练,大抵已经如鲁迅见到了人世的真面目,只不过且别在于一个是“窥探”,一个是“直面"。少年老成已经是时代的现象,小小年纪就熟知男女之事,恍惚人生就在”爱“与”情“之间摇摆,全无其他事情可做,对于社会的悲悯和绝望,或者也在于此。总之,这样的天下,堕落是自然,不堕落是偶然。当然光明似乎也有,比如*国*民*党治下的叛才,比如美国人的法制底线,虽然似乎也黑,但总比这边光亮。至于文中说,如果有人写杂文骂贪官,你”以为作者真嫉恶如仇“,细读就知道”老子怎么就不是个官“,这些人不过是”骂官又想当官的人“。这样的逻辑是否能用于《杯中窥人》,既然是民族劣根性是否也包含自己,或者也有例外,就像机场赶麻雀儿的那位。

郭敬明的《假如明天没有太阳》就更有意思了。开篇就有”有一种烦恼是莫名其妙的“,可谓一语抓住了我们同代人的心。在农村和城市之间流动,在计划与市场之间摇摆,在喧闹与安静之间徘徊,那一代人像我们这样,躺在温水里泡澡,架着柴火烤又怎样,我看看天,”我有成千上万种烦恼都是莫名其妙的“。”假如明天没有太阳“,自然是黑夜。其实不用假如,作者用灵锐的笔详细地描绘了黑暗下的生活,皮肤的,咖啡味,像罂粟容易上瘾但提不起任何精神来。我们一代人,如饥似渴地吸收着这样的精神养料,虽然阳光在课本里,我们的心却去寻找罂粟。”在黑夜中坚持苏醒的人代表着人类最后的坚守,而这种人往往容易最先死掉。“醒来,死掉,再醒来,再死掉。这就是我们的青春,展不开任何的理想。其实,郭敬明比韩寒好,他有自我的反省。”漂泊的浮萍没有根,无家的流水不会疼,孤独的第四维没灵魂。“我们根本就没有打开那扇门,”有谁从小康人家遁入困顿么?“,我们在门这边自爱自怜,眼里只有自己的肌肤,看不清同伴,更看不清自己。”我感到莫大的悲哀。“这悲哀属于同时代的所有人。

不管是韩寒窥探的漠然,还是郭敬明莫名其妙的丢了灵魂,我们如何把当下的社会问题放进来,理解我们的妥协与堕落呢?

回首我自己的成长经历,小时候不刨别家红薯刨自己家的,被大人们可劲儿的笑,我以为自然,他们却觉得奇怪。母亲常常唠叨父亲说,”这个社会不能做老实人,做老实要吃亏。“我不知道没读书的她,哪里来的这么多结论,或者是真真切切的社会现实教育了她?我不信她的话,然而又不能反驳,今天看她的话也不算全错,然而我们究竟是只能过这样的生活?我也是不相信的。妥协与堕落自然可以推给社会,可社会又是谁组成的?不是一个又一个得人么? 如此推论总结,只能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只能是掌握社会资源,掌握社会话语的人先出了问题。贼喊捉贼,才找不到贼。社会发生如此变化,居然找不到根,找不到谁出了问题。

今天看,我们追求好车,好房,好工作,好对象,有什么错?这个和追求GDP是和谐一致的;我们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有什么错?这个和人性恶,经济人假设,和市场经济原则是和谐一致的;我们不关心社会、国家,有什么错?这个和小政府大企业的 思路是和谐一致的;我们沉迷于网络游戏、流行音乐和商业电影,有什么错?这个和商业文化和金字塔尖尖的人对这个世界的塑造是一致的……

可是,襁褓中的孩子总是要长大的,他们总是真的要吃好的,喝好的,穿好的,住好的……,真需要和人交往,沟通,交流,静下来的时候,不仅会感受他们的皮肤,还会在梦中展开想象,还是会去寻历史,寻真像,寻真理,深入到内心,触及信仰和灵魂的大门?这可怎么办?要么趁早把他们弄残,要么等着被清算。是谎言,谬误,总是会被戳穿的。

不管我们承认不承认,外在的榜样是没了,内在的内心又不够强大,或者说不足以抵抗一股强大的社会力量,已经没有了”愚公移山“的精神,有朋友说,”不能改变环境就改变自己“,问题已经不是改变不改变环境了,是已经无法展开改变的想象了,理想没了,”中国梦“也不敢做了。还能往哪里退?退到机场赶麻雀儿?退到干布沉底?退到孤独没灵魂?退到社会冷漠、退到环境污染,退到吃、穿、住、行这些都成一座又一座大山?……

我们还往哪里退?不如就地反抗绝望!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17
注册日期 : 12-08-02

查阅用户资料 http://laomo.8008cn.net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