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川渝新左翼笔会:我们的春天

向下

第二次川渝新左翼笔会:我们的春天

帖子 由 Admin 于 周六 四月 27, 2013 1:34 pm



  
  
  
  


我们的春天

   ——第二次川渝新左翼笔会
  



  我不会写诗,但曾经非常喜欢读诗。
  20多年前一个细雨的春天,我端着饭盒在一条农贸市场的小店前排队买酸辣粉。侧面一个小孩坐在旧凳上,正朗声背诵岳飞的“满江红”。冒酸辣粉的白汽弥漫在他头顶,细雨也正浸湿他的衣领。我偶尔看他,他口里喃喃在“壮士饥餐胡虏肉”,两眼却警惕地敌视着我。我避开目光,但这个小孩象被耳虫骚扰一样,一直反复在那里背诵。而我后来忍不住再看看他,他仍然盯着我。我们所以这样对峙,细想来,无非是那时候诗歌尚没进入我们酸辣可感的生活。如果你不背经典,就很难理解诗。但你背经典,就只能被其他人审视。
  往后10余年某个春天,跟一帮朋友喝茶。一个女编辑手里捧着一本书,每读一诗句,都免不了一番玩味。我们就据席起哄,笑她文学青年的德行不改。但我还是暗自佩服那些诗人的不同,因为我玩味诗句的时间就很短,这或是我无法写诗的原因吧?那几年我跟一个读书甚多,也尤爱诗歌的人一块儿游荡郊外荷塘间,就曾细细品味当时流行的朦胧诗,也反复揣摩顾城、食指、舒婷等等的诗句。但后来忽被说破,也不免一笑。当年那句最著名的“人们啊,理解我吧”,竟被昆明军区某个女兵诘问:为什么要别人来理解你自己,而自己就不能首先去理解别人?这个难道是我们应该提倡的吗?
  此外还有许多随年龄增大、思想情感的变化等等事情作为诱因吧,朦胧诗逐渐过去了。因为它的个人主义的思想局限,已经不能再感动我们。
  
  成都是一个诗歌的城市。许多茶坊里闹腾着“斗地主”兴奋异常的人,说不定就是个全国知名的诗人。我认识的诗人大都活力无穷,还曾经跟他们一起吃饭喝酒打麻将。有一次去温江某镇吃美食,看那落地玻璃窗外的大路边一溜的诗碑,全是本镇诗人的作品。多得令人想拉人呵问:凭什么诗人如此之多,诗歌却越来越“梨花”下去?本地有诗桥,桥面护栏也刻满新旧诗词。还有诗歌大道,晚间到浣花公园散步,脚下就是绕梁三日、余韵千古的绝句。有一天我跟人过公园侧面一条小路,忽然在后面哈哈大笑。他们都不知道我“肿么了”。我笑那大理石地面镌刻着藏克家的那首《有的人》:
  有的人活着,
  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
  他还活着。
  有的人
  骑在人民头上:“呵,我多伟大!”
  有的人
  俯下身子给人民当牛马。
  ……
  ——当时我全无悲愤,而是觉得非常滑稽。因为,越过那枝叶茂密的树梢,我尚能看见那里一组别墅的窗孔,这正是被中央某领导愤慨责问过的一个腐 败工程,现在已经没人敢卖了,就闲置在那里。我心想,经典诗歌的“意境”在哪里?就在一墙相隔幽深处呢!想想那个把这首诗歌安置在这个地方的工程策划或者设计者那暗地里的狡黠,我就没法不笑。
  
  今年初去北京,访问工人之家。得赠《尊严——劳动者的诗与歌》小书。这样的新工人自己创作的诗歌,此前我也略读过。我手里有《打工诗选》,还在网络上读过一些。这些诗歌开始有了自己的劳动者的风范,立足当下深厚真实的实际体验,抒写着自己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同时也记录着各自作为普通劳动者才能感受到的切肤之痛。这些诗不是强说愁,不是望月空叹,不是拿诗句当玩物肆意摆弄,而是诗人憋了一肚子劲儿,忍不住要用自己的嗓子开始诉说,开始吟唱。而这些诗里,最让我感动的,是它那些已经在渐渐脱出仇怨,而开始依托自己强大的精神力量,为劳动者而骄傲,从一个被压迫者,走向充满自信的建设者,成为一个新工人:
  我在高高的屋顶上歌唱
  歌唱劳动中才能发现的壮美:
  高大的林木在远处脚下原来这般渺小
  鸟儿在伸手可及的蓝天里自由翱翔
  ……
  这些诗歌,只有越过“玩味字句”和“隔墙有悟”的境界,才能真正爱上它们。它们是这个时代最令人感动的歌!我收到过朋友送的诗集,老实说,我一本都没有看过。这不是我矫情,现在除了诗人自己,还有几个人读诗?我们不知道诗人都在折腾什么!而劳动者的诗情就象春风一样弥漫在我们所有人身边,只要你也在劳动,你就能深深感动于那种爆发的激 情,那是诗人自由采摘与淘练的结晶。新工人的诗歌创作,是他们对生活的深入体悟和精神境界的升华,它早已脱出简单强调人的个性的诗风,他们看到的首先是自己生活的艰难、看到离乡打工遭遇的不公、并已经开始从对劳动的重新肯定,逐渐走向思想的成熟,他们的诗歌也显露出新工人整体的觉悟,开始形成自己诗歌的独特魅力,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我们新左翼文艺,就是劳动者的文艺。尽管我们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工人,但我们也是劳动者。我们这次参与笔会写诗的人,除了有新工人和老工人,还有退伍军人和公务员,有教授和画家等。我们搞这个专题笔会,就是为了呼应我们劳动者的诗歌创作,为迎接这个春天的暖风鼓动我们自由的琴弦。开始我们还担心我们笔会没多少人写诗,但居然一下收集到这么多,实在有点出人意料。这次除了征集的诗歌以外,还征集到一组摄影作品。我们希望我们的笔会不仅能持续下去,还能够越来越漂亮。
  (2013-4-27 成都.老摩)
  
  
  
  圆明园的雪—(北京)姜雪
  
  (诗歌等作品九篇)
  
  1-赵永健:春天的梦
  
  零晨
  我独自沿着府南河走
  波光粼粼的河面
  闪烁着城市的光
  这是在黑夜
  快下小雨
  已经无法感知寒冷
  汽鸣和机械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有的在拆卸
  有的在灌注
  一切都很忙碌
  只有我不知道做些什么
  
  我孤独地沿着府南河走
  静静地走
  一边是黑的夜 一边是城市的光
  都揉碎了放进我的心里
  
  凌晨
  做梦的时刻啊
  我小心地沿着府南河走
  阳光打进河里
  我一定见不到污垢
  我一定看不见流浪人沉默地 沉默地爬在地上
  
  让我们展开春天的想象吧
  即使是做梦的时刻
  浣花溪边
  鸟语花香
  生机盎然
  早春的雪悄然来到了南方
  我走在府南河的路上
  人们都在窃窃私语
  瞧,太阳的温度
  (2013-04-02 成都)
  


  圆明园的春色—(北京)姜雪
  
  2-李永康:不倒的旗帜,不朽的诗篇
  
  老夫生性愚笨,感情粗鲁,年青时虽也曾有过几分激 情,拜读过一些中外著名诗人的大作,偶尔也会摇头晃脑地引吭高歌几句经典名句,如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等等,其实对诗歌一窍不通。自“特色”以来,随着主人公地位的陨落以及年岁的增长,激 情早已消退,棱角逐渐磨平,更加讲究现实,内心世界早已古井不波矣。那怕看到或听到撩人情欲,动人心弦,可让一些感情丰富的家伙连掉三天眼泪不吃饭的诗词篇章,也再难拨动心中这根日渐锈蚀的老弦。这年头,一切向“钱”看,诗词之类的“东东”算个“神马”玩意儿,能当饭吃吗?这一次,群里的朋友偏偏要求以诗为对象写一点东西,还规定最好与“我们的春天”有关,或评论,或研究,或赏析,或回忆,或干脆来一首佳作。岂不知俺一看到这个题目就心里发凉,哪有“神马”春天来着。看来这帮家伙完全不替老夫这半壶水着想,偏偏“那壶不开提那壶”,为难俺老汉也。本想婉言相拒,但做了过河卒子,还得拼命向前,骑上了虎背,就得义无反顾,只好滥竽充数,当是逼上梁山好了。
  话说经历了许多不顺,心已凉,情已冷,除了幻想上街捡到个钱包以外,能让俺有春天般感动的事情实在不多了。本以为乾坤已定,希望渺茫时,一日在《乌有之乡》举办纪念毛 泽 东主席诞辰119周年的视屏上听到孔庆东老师慷慨激昂的朗诵,胸中似乎点燃了一支熊熊的火炬,将包裹在心上的寒冰渐渐消融,让俺又看到了“我们的春天”,并热切期盼它早日来临。现顺手拈来与大家共享,也算是向群友们交差了事矣。
  诗曰:
  尽管从未见过您的身影,
  我的大脑里却铭刻着您的笑容;
  尽管从未听过您的声音,
  我的热血中却澎湃着您的激 情。
  在您离开的日子,
  我不理解父母为什么流了那么多的眼泪;
  当歌唱您的红歌再次响遍神州,
  我弄懂了什么叫英明。
  在淡化中,
  您的思想走向永恒;
  在污水下,
  您的人格越发晶莹。
  我不愿重叙您的伟大,
  这些连你的对手都不敢否认。
  我只想找出您的一些过错,
  只为爱您的人把思念稍稍减轻。
  可是我实在很难做到这一点,
  不知我应该失望,
  还是应该高兴。
  您做的许多错事,
  今天看来都是对的,
  是责怪您的人,
  一次又一次地为您证明。
  您的担忧,
  今天正在成为现实。
  您的警言,
  将迷醉的人们唤醒。
  您粉碎了自己一世的英名,
  将不灭的物质化成不朽的思想,
  溶进了追随者的心灵。
  三十六年了,
  您一天也没有走远,
  始终是恨您的人的噩梦,
  他们千遍万遍地诅咒您,
  却永远没有勇气直对着您的眼睛。
  三十六年了,
  您一直活在人民中间,
  始终是爱您的人的福星。
  人民不用每天念叨着您,
  却每一分钟都能感受到您的柔情。
  当我用你来称呼您的时候,
  我从来不觉得那是一种不敬。
  您是咱老百姓的领袖,
  也实实在在和我一样,
  是个普通百姓。
  于是,您成了一道障碍,
  是颠覆者面前绕不过去的长城。
  于是,您成了一把利剑,
  是信仰者手中克敌制胜的保证。
  有人在偷偷地称量着自己的成果,
  却总是无奈地看着不偏向自己的天平。
  有人在暗暗地担忧着民族的前途,
  却总能在黑夜中看到光明。
  有人叹息,
  成为第二个苏联为何如此费力。
  有人骄傲,
  保卫社会主义这仗我们能赢。
  无奈和信心竟然如此对立统一,
  憎恨和敬仰竟然如此泾渭分明。
  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了您,
  一个中国农民的儿子,
  一个东方民族的英雄,
  ——毛 泽 东!
  我无缘与您相识,
  却可与您彻夜长谈。
  我与您两界相隔,
  却总与您心灵相通。
  我愿意轻轻地告诉您,
  毛 泽 东,我的导师,
  您的思想将永远伴随我的一生。
  
  这是一篇感人肺腑的诗作,不知道出于何人之手,老夫只能对作者表示无限的敬意。孔庆东教授声情并茂的朗诵令人为之感动,在被忽悠了三十多年的今天,它再一次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呐喊,试图将沉睡中的人民唤醒。我想,当共产主义理想的阳光再次照耀960万平方公里这块神圣的土地的时候,人民将以崭新的精神面貌,迎接我们的社会主义春天来临。
  
  (和诗一首:)


  他是一首诗
  呤出了人民长久压抑于胸中的愤懑与忧虑
  
  他是一首歌
  唱出了人民心中寄托的思念和感情
  他是“随风潜入夜”的春雨
  将严冬覆盖下的万物苏醒
  
  他是一面不倒的旗帜
  十三亿人民只要站在这面旗帜下
  就会铸成一道绕不开、越不过、推不倒、摧不跨的钢铁长城
  
  他是一个不灭的灵魂
  在黑暗中发出耀眼的光芒
  向摸索在黑夜中的人们指示光明的途径
  
  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他的感动
  只愿他化作星星之火
  撒播在祖国广袤的神州大地
  点燃更多迷茫者的思想
  让华夏大地重新迎来万物复苏的春天!

  (2013年3月31日 写于都江堰)
  
  
  春天的脚步—(重庆)谭君
  
  3-全桂荣:屋顶上的歌唱
  
  我在高高的屋顶上歌唱
  歌唱劳动中才能发现的壮美:
  高大的林木在远处脚下原来这般渺小
  鸟儿在伸手可及的蓝天里自由翱翔
  涂着各种标志的飞机呀
  鲸鱼一样飞来飞去
  
  我在空阔的屋顶上大声歌唱
  劳动者在歌唱
  劳动在歌唱
  创造在歌唱
  韵律在歌唱
  美在歌唱
  歌唱
  歌唱……
  
  电钻在歌唱
  钻头旋转的舞步快过冰面上的芭蕾
  在一处处留下的足迹
  种下了建筑物崛起的信息
  电机快活的鸣叫
  响彻在工地的上空
  
  铆枪在歌唱
  咬住温润银亮的铆钉呀
  发自本能的充满力量的热爱
  憋足满腔的豪情
  给一个个铆钉唱响
  悲壮的击筑之歌
  
  焊枪在歌唱
  两支长长的手臂交会时放出的蓝光
  绚美赛过北极的极光
  火热、晶莹、圆润的焊花
  蜉蝣般短暂的生命令人止不住想捧起抢救
  嘶哑的嗓音有着蛊惑人的魅力
  
  切割机在歌唱
  那如蝗飞蹿的绚亮火花
  是世间不曾有过的图景
  谁想欣赏自然界里没有的壮丽
  就得双手鼓足劲儿
  耐心地倾听砂轮强悍的杀戮进行曲
  
  喷枪在歌唱
  一幅幅劳动的美图在它的歌声里飞扬
  收割机在歌唱
  粗莽的轰鸣是庆祝丰收的吼叫
  流水线在歌唱
  奔腾的产品之河灌溉了整个世界
  锅铲在歌唱
  它的曼妙翻飞激起人类不不朽幻想
  手推车在歌唱、搅拌机在歌唱、冲床在歌唱、
  肩膀在歌唱、抹布在歌唱……
  我在静谧的屋顶上大声歌唱
  劳动者在歌唱
  劳动在歌唱
  韵律在歌唱
  美在歌唱
  歌唱
  歌唱
  
  
  牧归—(重庆)谭君
  
  4-杨猛:同居
  
  在这个城市
  我并不孤单
  因为我一直是同居
  
  我住的密室
  绝对安全
  房租可以作证
  
  我住的密室
  有门无窗
  这里绝对安全
  同居好友米老鼠义务值班
  
  做了这么多年蚊子的奶爸
  时刻准备着为它们大出血
  身上只剩下几根干瘪的主动脉
  何时才能放慢你不知满足的贪婪吮吸
  
  我和老板娘一同居住在——这个城市
  她又搞定了几套欣赏价值极高的新房
  老板娘
  你家八哥的笼子十分精致
  老板娘
  你家王八的游泳池风景很美
  老板娘
  你家欢欢的小窝特别豪华
  ……
  
  老板娘
  请原谅我的冷漠和绝情
  如果有得选择的话
  我愿选择和你家宠物同居
  
  
  早春二月—(重庆)谭君
  
  5-张建华:候鸟
  
  我仅以此诗献给我所知的农民工和介于农民与城市工人之间的兄弟姐妹们,并对你们的质朴、勤劳和善良致以美好的祝愿。
  
  我是一只疲于奔命的候鸟
  无论春夏秋冬
  无论天涯海角
  无论乡村与城市
  
  我是一只亡命的候鸟
  整日迁徙在乡村与城市之间
  那闪烁的霓虹灯迷离了我们的双眼
  那高耸的楼群划伤了我们的双翅
  无奈地我只能在喧嚣中徘徊
  哪儿有我栖息的家园
  
  告别了亲人,告别了家园
  整日流浪在城市的边沿
  质朴的我哪能识破那诱人的谎言
  打工所得的钱币上侵染着兄弟们的血汗
  那霓虹的舞台上散发着腐烂
  灯红酒绿的交际是遮羞的伪装
  脑满肠肥的被载上了精英的花冠
  而打工者被弱势,哪有做人的尊严
  和谐的旗帜下哪有一丝丝的温暖……
  
  多少次梦回家园
  把我带回那个红火的年代
  梦中有慈母的笑颜
  梦中有人民互助的温暖
  梦中有唤起人民的红歌一片
  
  那时的天空被红旗衬得更加蔚蓝
  那时的大地上鸟语花香,流水潺潺
  那时的我们有做人的尊严
  
  如今我是失群的孤雁
  整日奔波于求生的彼岸
  啊,我是一个忙碌的候鸟
  整日徘徊在城市与乡村之间
  
  
  山里娃—(重庆)谭君
  
  6-慢中子:致拾荒者
  
  2004年2月7日星期六我仍掉了一个灯泡
  放在取出新灯泡的盒子里仍的
  你是不是要看一下
  可能是不是好的?
  就象我早晨经过垃圾场无意间看到你翻开一个空烟盒
  习惯了失望但是还是看一下是不是余有一只
  卑下地天真了!
  没有任何造作的可能性的赤裸的天真!
  
  昨天我在阳台上
  从新买的天文望远镜中看到一个没有被惊扰的
  拾荒者的形象
  悲凉而干枯
  悲凉而干枯
  悲凉而干枯
  用手用小塑料袋当成的绳子系一个大蛇皮口袋
  大口袋里是些白色垃圾
  那些无望的物品的集合!!
  那系是温柔的细致的全神贯注的可以通过上帝的质检的
  是的是温柔的温柔的
  那轻飘飘的柔嫩的薄膜蒙在春天尚寒的风中飞动着
  和舞台上被鼓风机吹动的勾略舞者身体的飘绸没有区别!!
  是的是温柔的
  我告诉你另一位诗人!
  不然这一脉同情很快就被风吹熄了
  如同汉斯写的买火柴的小女孩屡屡点燃的火柴!
  如同徐志摩说的象一面三角形的小旗的火焰!
  他还吻向那明帜
  
  我愤然离开了!
  我斥了句:“有人生活得那么好,还左不是右不是的!”
  是因为有我正历受着的有人在这富饶的城市里怀疑和诋毁朋友
  要把伙伴从人间推下地狱
  我认为是不可饶恕的失善!
  难于理谕的无聊
  那一眼已然足够
  人间人间!
  人间的苦难才是永恒的
  哪一个时代和方式都不要夸口解决了这些
  但是我们不允许任何时代不去解决这些!
  这些才是给孩子的最好教育
  这天然的拾荒者的脸!
  我的邻居,
  我可以俯瞰的棚屋的主人!
  
  这在正月十五本备来看月亮的仪器,
  我先看到了人间的一盏灯和今天的一张脸
  当然还有远处树梢的白鹭!!
  笑个不止:
  他说那只树梢上一脚踩空了枝的白鹭在耍酷
  
  他问我:“你说要去看你的邻居的。”
  我说:“我们还没有找到路。”
  有认同的同情是更大的同情
  是对同情的同情。
  是更深厚和彻底的同情
  
  我再次在痛苦时触及了大地!
  大地上的屎壳郎一般的生灵
  卑贱到最后不能再退的人类!
  人类的另一极!
  人类的一个卑谦的器官!
  
  是他们解了我中的城市病的毒
  那种因百无聊赖万般矫情而酿成的
  足以使一切生机僵死的巨毒
  
  大地呀,大地
  你朴素得令我无意间得到您的指点之后
  心生敬畏
  并从您干裂处吮吸到甘冽的智慧
  我惊奇地张开了嘴!
  
  我明白我明白我将更加无畏
  无畏得如同您的坦白
  我开始体会到我们土地上的一株树诗人艾青
  对大堰河的深情如注的深情
  英勇不悔又自怜抽噎着的一往情深
  比任何一条河流更率直和回徊!
  
  大地呀大地
  我看到您的边沿
  你的最后的韧性
  我如何能够不知事
  如何能够不确立??
  
  望向夜晚天宇的准备孤标的仪器呀
  在白天发现了人间的底线!
  底线!
  
  是的,在这个垂柳吹拂过,阳光照耀着的角落里
  他们和这些垃圾一样被人们遗弃了
  他们并不认为那是垃圾
  他们多么珍惜
  以人们看不见的劳绩把他们收拢了、整理了
  整理着……
  就像整理了他们的内心
  看着……
  就像是看着自己。
  
  棚屋前的空地上
  一只周全的猫竖着尾巴在悠悠逡巡
  
  然而辛酸不能回避
  他们是辛酸的
  他们辛酸得已经不会辛酸了
  已经忘记了可以辛酸了
  
  看着 就象看着他们自己
  是的
  那些有着弃痕遗迹的物什
  本来就是要划伤磨损和疲劳心灵的呀!
  他们是有心灵的
  他们如同身体上的肌腱而不是赘肉
  
  他们没有乞求
  只是向最低的价值收集
  随时准备感谢发现的人
  这是他们在诗意之殿中的高贵之处!
  
  一个拾荒者对另一个拾荒者投去一瞥
  是对方提升了满满一背垃圾
  
  他们是没有被定义的一群
  没有被收编的一群
  是城市的底线
  
  
  放学归来—(重庆)谭君
  
  7-陈茂文:春天的畅想
  
  雪融清风
  阳光透亮
  天边不见一丝的阴霾
  大地晶莹一片
  人人散发着圣洁的辉晕
  带着笑脸
  这是一个没有黑暗的时节
  
  风执笔
  水和声
  树木染上了嫩绿
  新画一幅任你泼墨
  夏看到了美丽
  冬看到了恐惧
  春,你是怎么样的画笔
  
  桃花落纷纷
  遍地粉
  樱花萧萧离
  满地白
  山川一月数变幻
  乱了心,迷了眼
  这是一个没有真颜的季节
  
  蜂飞蝶舞
  任他幻,我自采蜜不断
  任他变,我自翩然不乱
  勤劳不辍
  生命短暂
  自然我也要绚丽一闪
  春,你是怎么样的舞台
  
  小雨绵绵
  往日的枯枝败叶早已化作腐朽
  堆砌在那庄稼地里
  黑色泥土发出阵阵的糜臭
  过客嫌恶掩鼻
  主人却在旁边静静等待
  这是一个相互感受不同的时节
  
  晨雾散尽
  泥地里冒出点点草绿
  点点露珠,光芒剔透
  黑土地吐出清新的气息
  这是种子的力量
  劳动就会创造这奇迹
  春,你是怎么样的魔力
  
  春,承于冬
  绿,起于枯黄
  清新,发之于糜烂
  不用担心春的画笔
  不用嘲弄春的舞台
  不用质疑春的魔力
  这是一个生死相依的循环更替

  
  春,是希望
  播下的种子需要腐朽的滋养
  腐烂之中总有腐烂的气息
  新的生机才是腐朽的羽化
  默默的守候
  辛勤的培植
  春,必然会消融冬的寒意
  
  
  福禄寿禧—(成都)丹顶鹤
  
  8-韩非:令牌山
  
  绵延的横断山脉做你的基座
  把你高高擎起
  你是大地愤怒的呐喊
  你把剑一般的锋芒直刺苍天
  
  昨夜,你曾孤独地屹立在黑暗中
  期盼着光明
  你脚下滔滔的河水
  那是群山悲戚的眼泪
  
  而此时,你仿佛听到了
  你的呐喊
  在群山中的回声
  虽然,黎明前仍然是漆黑一片
  但你的心中
  依稀感到了前面的曙光
  
  你呼唤黎明
  你要让天公抖擞
  让那烂漫的山花
  重新开遍你的山野
  让茂密的森林
  重新回到你的怀抱
  
  (令牌山,在诸葛亮七擒孟获地附近,山体挺拔,像锋利的剑一样,直刺云霄。那里是摄影家的天堂,红军长征时曾从他旁边经过,在他的不远处就是贡嘎山。贡嘎山,终年积雪,常常云遮雾绕,像是披着洁白的婚纱的新娘,常年端坐在那里。她娇羞地、含情脉脉地与令牌山相望。令牌山,主峰5366米,整个山体被冰川刨蚀,所以造就了他刀削一样的山峰,剑一般的锋芒。他那阳刚、伟岸之气,无不让人敬仰。他是一座无法攀登的山峰,因为整个山体都是由坚硬的岩石组成,几乎成90°。他的硬朗和刚毅与近在咫尺、婀娜妩媚的贡嘎山形成鲜明的对比,你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造化!)
   2013.4.26
  
  
  锦里之春—(成都)丹顶鹤
  
  9-老摩:打油诗
  
  不求人人爱,但愿个个懂。
  装满又倒空,深浅两只桶。
  无心随君便,有意喝几盅。
  真情共白话,豆腐拌青葱。
  (为网络风行的各种打油诗而作)
  
  
  盘点—(成都)丹顶鹤
  
  10-李牧檄:等待——春天
  
  劳动者佝偻着身子
  任由寒风
  夺走
  自己的温暖
  突然他昂起头颅
  问天空
  春天还远吗
  
  
  香茗—(成都)丹顶鹤
  
  (2013年4月28日 成都)
  














[url][/url]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17
注册日期 : 12-08-02

查阅用户资料 http://laomo.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