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明涛:为劳动者歌唱——孙恒和他的音乐

向下

张明涛:为劳动者歌唱——孙恒和他的音乐

帖子 由 Admin 于 周四 五月 23, 2013 7:21 am

张明涛:为劳动者歌唱——孙恒和他的音乐

题记:2011年11月21日—2011年11月23日,孙恒在成都三所高校(四川农业大学,成都理工大学广播影视学院和四川大学)举办了主题为“劳动与尊严”唱谈会。所谓唱谈会,即边唱边谈。一把吉他,一把口琴,既有质朴感人的歌曲演唱,也有真诚深情的语言交流。形式虽简单朴素却新颖活泼,深深感染了现场每一个人。
作为活动的组织者之一,我全程参与了孙恒唱谈到成都的三场活动。尽管我早已听过并熟悉孙恒的音乐作品,而且几乎可以唱出他的全部作品,但是仍然被他的现场所感动。我想这就是音乐和思想的魅力。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的工业化进程伴着全球化进程像一波无法拒绝和阻挡的大潮,汹涌的冲击着每一个中国人。随着改革越来越深入,中国发生了从经济体制到思想观念的巨大变化。变化之一就是工人农民的社会地位在整个社会结构中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继而是全社会对一个人的评价不再依据劳动和劳动者所创造的价值,而是依据他所拥有多少财富。当代中国彻底沦为了一个以资本为最终评价标准的社会,以致于需要最高领导人站出来告诉人们要“八荣八耻”,“尊重劳动是一个民族最基本的道德”。
当中国日渐与世界接轨,也就日益被这个世界的强权国家的游戏规则所支配,大多数人的头脑被资本填充,价值观被置换。这个过程明晰的显现在大众文化,尤其是流行音乐领域。在最初发生转变的过程中,人们的思想是困惑和迷失,“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之后空虚与无奈,“何不游戏人生,管他风风雨雨多少年”;“止不住的思念,挽不回的改变,早知道当初多赚点钱”;再之后是沉沦与堕落。
到今天,音乐风格看似多元化,思想看似很活跃,实际绝大多数的音乐人和他们的作品越来越趋同,那些真正有地域特色,民族特色和思想特色的音乐人和音乐逐渐消失。这种深刻的变化是和这个世界、这个时代的主流思想的变化密切相关的。多数音乐人被动的、不自觉的反映了这种变化。无论当下的音乐是故作高深,还是牢骚满腹,抑或华丽时尚,小资伤感,甚或批评反思,都不能真正给人以力量和意义。听到这些歌至多只能让人跟着歌手一起迷茫和不满,找不到方向,看不到希望。
资本主导的全球化时代,人们的生活和思想分化剧烈,但是上至国家领导,富豪大款,下至小资白领,平头百姓,好像都处于一种焦虑、郁闷和忙碌的状态(俗称焦郁碌)。好像不在这种迷茫中焦虑就得在那种迷茫中焦虑;不在这种痛苦中挣扎,就得在那种痛苦中挣扎;不在这种空虚中无聊,就在那种空虚中无聊。
音乐原本产生于人们的生活,产生于人们的生产之中,反映着人们的生活生产和思想感情,起着真实记录历史、促进人与人的团结、振奋和鼓舞人心、激励人们前进的作用。但是现在多数音乐丧失了它的思想性,只有娱乐的功能,对人们的作用只剩下刺激、诱惑和麻醉。最终只能作为一种商品被制造贩卖和出售。这也是音乐越来越缺少活力,人们越来越不喜欢现在的音乐的原因。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孙恒的音乐有着难以估量的意义。他的音乐多是反映进城打工者的生活,歌唱他们的喜怒哀乐,歌唱他们的悲欢离合,歌唱他们的困惑、希望与力量,还有对他们和他们所创造的价值的歌颂。他的音乐非但没有对资本一丝一毫的妥协,反而关注的是在资本剥夺下的劳动者,歌颂的是被劳动者创造、被资本家榨取的劳动价值。从这个意义上说,他的作品显得和社会主流格格不入。
《劳动者赞歌》是孙恒改编自一首韩国民谣,在这首改编的歌里,孙恒唱出了劳动者的艰辛,唱出了劳动者的尊严,唱出了劳动者的贡献,唱出了劳动者的力量,唱出了劳动者的希望。这也是孙恒所有音乐的主要基调。
离开了亲人和朋友,踏上了征战的路途,
为了生活而奔波,为了理想而奋斗。
我们不是一无所有,我们有智慧和双手,
我们用智慧和双手,建起大街桥梁和高楼。

风里来雨里走,一刻不停留,
汗也撒泪也流,昂起头向前走。
我们的幸福和权利,要靠我们自己去争取。
劳动创造了这个世界,劳动者最光荣!

从昨天到今天到永远——
劳动者最光荣!

《打工打工最光荣》这首歌是孙恒早年的作品,这首歌的冲击力非常强,在一个全社会普遍存有对打工者歧视的背景下,只有他大声高唱“打工最光荣”!在一个全社会都把打工者当做弱势群体来看到的时候,他看到了打工者身上所具有的顶天立地的力量。整首歌曲没有任何一点自卑、自怜和自暴自弃,有的是作为城市建设者的自豪自信和自我认同。如果有机会在工地上听孙恒给工友们唱这首歌,你就会发现工人当中蕴藏的积蓄已久的力量!
打工、打工、最光荣!嘿!
打工、打工、最光荣!嘿!
打工、打工、最光荣!黑!
打工、打工、最光荣!
高楼大厦是我建,光明大道是我建;
脏苦累活儿是我们来干,堂堂正正做人
——凭力气来吃饭!

打工、打工、最光荣!嘿!
打工、打工、最光荣!嘿!
打工、打工、最光荣!黑!
打工、打工、最光荣!
我们是新时代的劳动者,我们是新天地的开拓者;
手挽起手来肩并着肩,顶天立地做人
——勇往直前!

劳动者在这样的时代要获得社会的认可和尊重,目前还只能是一种呼吁,不可能成为普遍的现实。所以,当人们不能正确看待劳动的意义和价值的时候,最重要的还是劳动者首先自己要看得起自己,要互相尊重彼此同为劳动者的工友。大家要有“我们是一家人”的观念,意识到无论我们来自哪里,无论我们干的是哪一行工作,无论我们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只因为我们一起出来打工劳动,我们就有着共同的诉求和利益。所以《天下打工是一家》这首歌的意义就很重要,这是启发工人阶级意识的重要一环,当我们劳动者认可了自己,认可了和自己相同的工友,我们就要互帮互助,团结一心,争取属于我们的权利!
你来自四川,我来自河南,
你来自东北,他来自安徽;
无论我们来自何方,
都一样的要靠打工为生。

你来搞建筑,我来做家政,
你来做小买卖,他来做服务生;
无论我们从事着哪一行啊,
只为了求生存走到一起来!

打工的兄弟们手牵着手,
打工的旅途中不再有烦忧;
雨打风吹都不怕,
天下打工兄弟姐妹们是一家!

孙恒的作品不只是关注整个劳动者群体,也有通过对典型人物的特别讲述来展现劳动者的生活和思考。为了更好的表达思想,他的歌词并不严格按照合辙押韵的创造规律,而是根据表达思想、传递信息的需要,将一首歌写成一个简短的小故事。《彪哥》、《煤》就是这种作品。在《彪哥》当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勤劳质朴的建筑工人的形象,他沉默寡言却爱思考,责任心强且仗义,也许他现在的生活有些无奈,但是我想这种情况绝不会一直持续下去。因为彪哥说,“究竟是谁养活谁,他们总是弄不清,弄不清这个道理”。
认识你的时候,已是在你干完每天十三个小时的活儿以后。
大伙儿都管你叫彪哥,你说这是兄弟们对你习惯亲切的叫法。
喝醉了酒以后,你说你很想家,
可是只能拼命地干,才能维持老小一家——安稳的生活。
每天起早贪黑,你说你感到特别的累,
可是只能拼命地干,才能维持老小一家——安稳的生活。

你说你最痛恨那些不劳而获的家伙,
他们身上穿著漂亮的衣服,却总是看不起你。
你说究竟是谁养活谁?
他们总是弄不清,他们总是弄不清这个道理。

一天天一年年,就这样过去、、、
你拥有的只是一双空空的手、、、
你总说也许明天日子就会改变,
可清晨醒来后,仍得继续拼命地干!

认识你的时候,已是在你干完每天十三个小时的活儿以后.

(未完待续)

远离自己的家乡,走进城市打工的劳动者当中不只是那些年富力强的中青年男性工人,还有一些活跃在生产第一线的女工,比起男工的辛苦,她们承受的压力和负担可能更多。除了工作的辛苦,还有照料家庭的艰辛,除了工作当中的委屈,还有社会的欺辱。《生命之歌》讲述了一个女工所遭遇的悲惨故事:
一个女工横穿马路,公共汽车赶紧急刹车。车上有一个妇女,为她的朋友买了一个生日蛋糕,因为急刹车就把这个蛋糕给坐坏了,她就让司机赔,可司机说这是那个女工的责任,然后他们下车就把月英强行地拉上车,要把她拉到汽车站去。车里的人不但不理解,还说了一些歧视性的话。说你一个农民,不在家好好种地,跑到城市里干吗?然后让她赔钱,这个女工在汽车行驶的过程当中无法忍受这种屈辱,就跳车自杀了。为了纪念这个女工,孙恒写下了这首《生命之歌》, 
生命可以无奈和简单
但不能没有尊严
大地从未沉默不语
只是没有听见她的声音

千百年来你的呼喊
在我心间从没改变
正义自由之声将永远
永远流传在这人世间

正义自由之声将永远
永远流传在这人世间

除了为生活奔波忙碌的一线工人,那些与工人生活在一起的打工子弟也是孙恒关注的对象。天真可爱的孩子们仅仅是因为出身就“天然”的受到城市区别对待。漂泊不定的家、条件简陋的学校、艰苦的物质生活、嘈杂的学习环境、城里孩子的优越感都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和父母一起承受着来自城市各方面的压力。但是所有这些困难,没有成为孩子们消极自卑的理由。在《打工子弟之歌》当中,你看到的是一群充满朝气的孩子们,他们有自己的梦想,有对知识的热烈渴望,有对美好生活的憧憬。

我们远离自己的家乡,我们也有自己的梦想,
我们同样渴望知识的海洋和明媚的阳光!
我们彼此都来自四方,就像兄弟和姐妹一样,
那红色的旗帜在心中飘扬,我们在这里成长!

我们彼此都来自四方,我们怀着相同的渴望,
我们渴望知识的海洋还有明媚的阳光!
我们彼此都来自四方,就像兄弟和姐妹一样,
那红色的旗帜在心中飘扬,我们从这里开始——飞翔!

在歌曲的内容之外,孙恒也在形式上(作曲和配器方面)进行新的尝试,无论在音乐创作中做何种突破,他都只围绕着一个核心——思想表达的效果。他追求音乐表现的丰富,同时又反对音乐的繁琐,通过对这种矛盾的把握,提升音乐的表现力。他的新歌《我的吉他会唱歌》和《为什么》就是这样的作品。抛开贝司、鼓和键盘,配器简单到只有吉他和口琴,在《为什么》中,歌手对现实社会中各种矛盾现象的追问,一字一句的进入听众的耳朵和内心,迫使每个听众都不得不跟着歌手一起反思当下的这些时代难题。为什么盖了一辈子楼房的人住不起房?为什么医疗水平不断提高,看不起病的人却越来越多?为什么经济飞速发展,贫富的差距却越来越大?为什么科技进步,人们的关系却越来越差……这些问题是如此普遍,几乎每个生活在这个社会中的人都能有所体会。
为什么高楼越来越高
盖楼的人一辈子连个房子都买不到
为什么医疗水平越来越高
进不起医院看不起病的人越来越多了

哎呀为什么?为呀为什么?
为什么呀为什么?为呀为什么?

为什么教育都和世界接轨了
孩子们上学却越来越难了
为什么科技越来越发达了
人和人的关系却越来越糟糕

哎呀为什么?为呀为什么?
为什么呀为什么?为呀为什么?

为什么物价不停地在上涨
可怜我口袋里的工资却永远也赶不上
为什么经济飞速地增长了
贫富之间的差距却越来越大了

哎呀为什么?为呀为什么?
为什么呀为什么?为呀为什么?

为什么穷人越来越穷了
有钱的人有闲的人却越来越麻木了
为什么物质生活越来越好了
我们的精神和内心却越来越空虚了

哎呀为什么?为呀为什么?
为什么呀为什么?为呀为什么?

从音乐风格上说,孙恒对民谣是有明显偏爱的,尤其是对地方民歌和地方方言的重视。孙恒的音乐从形式上区别于流行音乐也正在于此。不是流行歌手不唱民谣,而是他们对中国传统社会当中丰厚的音乐资源没有任何表现和继承。种种流行于市面的音乐丧失个性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脱离实际,既没有传统的延续,也没有现实的根基,所以难免沦为都市的文化快餐。难能可贵的是孙恒将新工人的观察与思考融合于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传统民谣之中,这也成为他一个独特的音乐创作印迹。《为什么》、《团结一心讨工钱》、《我的吉他会唱歌》这些歌曲或是用陕西方言演唱,或是改编地方民谣,《我的吉他会唱歌》这首歌活泼生动,语言俏皮幽默。而在音乐高潮来临之时,那突然的爆发却又力量十足!
我的吉他会唱歌,它只把我的心里话儿说
他不唱富人有几个老婆,也不唱美女和帅哥
它只唱咱穷哥们儿的酸甜苦辣,它只唱咱自个儿的真实生活

我的吉他会唱歌,它只把我的心里话儿说
它不唱谁家又发财致富,也不唱谁摸着石头渡过了河
它只唱风雨里奔走的人们,它只唱流浪的人儿四处漂泊

我的吉他会唱歌,它只把我的心里话儿说
它不唱晚会上的靡靡之音,也不唱剧院里的高雅之歌
它只唱黑夜里的一声叹息,它只唱醉酒后的放荡之歌

我的吉他会唱歌,它只把我的心里话儿说
它不唱天使、公主和鲜花,也不唱八条腿的猪逍遥快活
它只唱大地、山川和人民,它只唱你心中愤怒的烈火

如果只是歌唱工人,孙恒和那些过往的著名歌手,比如约翰▪列侬、布鲁斯•斯布里斯汀、鲍勃▪迪伦、冈林信康并没有什么质的区别。孙恒区别于他们的地方在于:他们是是歌手,而孙恒是工人。那些歌手与他们歌唱的对象保持着某种程度的距离,或是与对象有所不同,而孙恒则与他歌唱的对象完全融合,进一步说,他本就是工人的一员。一般歌手和他的作品多是反映时代,而孙恒和他的音乐要改变时代!
正是这种区别,使得人们很难用某个其他的什么歌手和孙恒类比。听到他的音乐,我总是联想起鲍勃▪迪伦,尽管我知道他们之间的不同点远超过相同点,但是好像不用这么个带有符号意义的人物就不能表达出孙恒音乐的社会意义。这个联想不免牵强,所以当我和孙恒聊起鲍勃▪迪伦的时候,他直白的说他更看重鲍勃▪迪伦的老师伍迪•格斯里——名气远小于他的徒弟,但在艺术和思想上有更高境界的歌手。
其实不管把孙恒与哪个歌手对比,如果只是为了把他们比出个高低上下,这种比较就注定没有任何意义。但如果通过对比,能够发现他们各自的历史价值和社会意义,我想也是有意义的。
回顾中国和世界的历史,自从资本主义出笼,西方世界就展开了对全世界的扩张,所到之处烧杀抢掠,哀鸿遍野,一个巴掌大的国家竟然能够建立“日不落帝国”。19世纪的确是以英国为首的西方人的世纪,这个世纪的主题是侵略与抗争。中国在近代的灾难就源于西方资本主义的扩张,中国救亡图存的历史也是对这种资本主义最强烈的抵抗,他是资本主义最后一个没有攻克的堡垒。
经过百年抗争,中国终于走上了独立自主的发展道路。又经过三十年的努力,中国成为世界上抵抗帝国主义最坚定的力量。但是在这最好的历史机遇面前,我们自毁前程。再经过三十年,中国彻底沦为资本大国的加工国,中国的劳动者承受着来自国际国内的双重资本压迫。
客观的说,帝国主义统治世界的方式与19世纪明显不同,也更“高明”。虽然他们并不放松军事的优势,但却并不主要依赖军事手段,他们更主要通过经济,政治和文化的手段对世界进行新的掠夺,在歌舞升平之中就完成了对世界的新扩张。
放眼全球,唯一有条件进行深刻而有效抵抗的好像又只有中国,而中国是否有希望又在于亿万劳动者是否有希望,而亿万劳动者的希望又在于劳动者是否有力量,劳动者的力量来自于劳动者的团结,劳动者能否团结又在于能否形成劳动者的自觉意识。除了劳动者本身的生产实践和生活经历,文化是促使自觉意识产生的最重要手段。在这种社会现实面前,孙恒的音乐对这个时代做出了最积极的回应。
对于有些人来说,判断一个人或一个事件的价值和意义不是依靠自己的眼光去辨别,而是需要通过别人来“指导”;他们通常对那些已经逝去或是过往的伟大人物和伟大事件充满崇敬与向往,却对正在发生的历史视而不见;他们对别人的事业赞叹钦佩,却忽视了自己的能量。行文最后,还是用孙恒的一首歌来结束,《我们理想终将实现》!
我们手牵手,我们肩并肩,我们团结一心走向前。
哦!穿越迷雾,穿越艰险,我们理想终将实现!
前途一定很艰险,旅途一定会孤单,只要我们大家心相连。

哦!擦去眼泪,莫要伤悲,我们理想终将实现!
为了明天的自由,为了理想而奋斗,为了正义的歌声传遍全球。
哦!不怕艰险,坚定信念,我们理想终将实现!

We shall overcome
We shall overcome
We shall overcome, some day
O,deep in my heart
I do believe that
We shall overcome some day

(全文完)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17
注册日期 : 12-08-02

查阅用户资料 http://laomo.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