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猛:认识新工人艺术团随笔

向下

杨猛:认识新工人艺术团随笔

帖子 由 Admin 于 周四 五月 23, 2013 7:23 am

杨猛:认识新工人艺术团随笔
谈起音乐,我是一个比较落伍的人,很少听音乐,更谈不上欣赏了。在我的生活中一直都喜欢安静,对音乐的美还一直停留在大山里时而打破宁静的民歌题材上。无论是春耕还是秋收,哪里有集体劳动,哪里就有幸福生活的音符。但这一切,都将成为模糊的记忆。
08年在深圳打工期间,第一次听到并使用新工人艺术团的歌曲。那时我加入了一个劳工NGO的普法小组,利用周末时间在工业区为工友们普及劳动权益知识,尽管每次五音不全、忘词忘调的唱着新工人艺术团的歌曲,但总能很容易的把工友们聚在一起,然后做精简介绍打破陌生感并迅速切入普法主题。
09年接触新工人艺术团的成员后才知道,在主流音乐界,他们并不专业,但在工人群体中,他们一定是专业的。虽然现在他们已经不再从事工厂或工地的工作,但他们的工作跟普通劳动者一样的普通。他们真正用于音乐创作的时间非常少,甚至常常出现演出前才临时凑在一块儿排练的情况。歌词中总向你讲述着一个个活生生的故事,有的甚至直接引用和工友们交流时的原话,这让整个音乐的氛围产生浓厚的生活气息,从而使有着共同生活经历或者曾经有过这种生活经历的人们产生共鸣。至于这种共鸣能否实现从个人意识到群体意识、从个人认同到群体认同的发展,这并非光靠单一的音乐工作就能实现的。
在新工人艺术团的实践中,不断发现工人的需求并身体力行尝试去解决,所以相继成立了同心实验学校、同心互惠公益商店、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流动的心声儿童项目、同心创业培训中心、新工人网、工友之家社区工会、同心女工合作社、研究出版及倡导活动。
新工人艺术团成立10年了,但他们的歌曲并没有像流行音乐一样泛滥于大街小巷,这让不少人产生质疑,笔者以为这可能不仅仅跟他们的创作能力和时间精力有关,更重要的因素在于传播工具为谁服务。就像雷锋精神一样,在计划经济时代被推向至高无上的地位,因为整个时代需要这样一种标志,而私有制经济时代提倡个人奋斗,精英主义,所以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阿谀奉承等手段无孔不入,而雷锋精神与之相违背必然遭到扬弃或扭曲。所以并非没人喜欢新工人艺术团的作品,而是大家根本就没有选择,只能被迫接受符合当下环境的作品。
大家都赞同艺术来源于生活并高于生活,甚至希望越高越好。但我们常常发现,越来越高以后,它跟我们的生活就越来越没有任何关系了,这个时候它还是属于来自生活的艺术吗?当然也有可能它跟我们今后的生活会有着密切的关系,这样的艺术固然也很重要,但它不能被当下的人们所需要。
笔者以为来源于生活的艺术就应该服务于生活,并能引导人们通过实践去改善生活,这可能才是艺术真正的价值,但我们发现当艺术相对于生活过高时,往往不能被人们所接受,这时将可能失去引导人们实践的作用,同时让人们对艺术产生迷信,认为艺术深不可测,离自己遥不可及,只是知识分子的专属。笔者以为,最理想的艺术应该只是比生活稍微略高一筹,并随着人们的进步而进步。就像新工人艺术团,其存在的意义可能并不在于作品的艺术水平有多高,有多少人能听到他们的歌声,而在于能让多少人开口表达自己诉求,发出自己的声音。
杨猛
2013.5.18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17
注册日期 : 12-08-02

查阅用户资料 http://laomo.8008cn.net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