碑祭

向下

碑祭

帖子 由 红色的小鼓 于 周日 八月 19, 2012 4:06 pm


黛色的山峦、兰色的河流和绿色的丛林边,高耸着金色的红军长征纪念碑。它屹立在饱经沧桑的雪山草地深处,静静的高昂着不屈的头颅,凝望着星星与太阳。在自己适宜的坐标上,为前来探索的人们导航。
雪山、草地、金碑、群雕,这是60年前那条坚苦卓绝、二万五千里铁流滚滚的艺术再现,这是半个多世纪以来,革命种子在中国大地上生根发芽、崛起为参天大树的象征啊。
长征无言,大地同悲,只见红军去、不见红军归……
有“中华第一碑”之美誉的红军长征纪念碑,位于四川阿坝州松潘县城北十七公里川主寺元宝山顶。这里山重水匝、树繁云合,有“岷江水,九十九道弯,层层树,重重山,重重高山云断路”之说。一座41.3米的金碑直耸云霄,光芒四射。它由三角柱体组成,象征红军三大主力团结战斗,坚如磐石。碑顶的红军战士一手执枪,一手拿鲜花,成“V”字型,象征长征胜利。它头顶蓝天,脚踩草地,背倚雪山。长征途中,红军在四川的时间最长,战斗最激烈,生活最艰苦。四渡赤水、巧渡金沙、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以一、二、四三大主力会师。那成千上万为拯救中华民族危亡长眠于雪山草地的红军战士,成为了这里永久的居民。
瞻仰气势雄伟的碑体,我想,每块砖、每把土、每粒砂,都可以告诉我一段惊心动魄的战斗故事。不是吗?那“黎明火种”、“征途葬礼”、“前赴后继”、“团结北上”、草原情深等群雕,谁能说他们不是一面旗帜、一个榜样、一本教科书呢?
睹物生情,我仿佛看到了头戴五角红星军帽的红军战士“两斧砍开新世界,五刀割断旧乾坤”拼杀的英姿;听到了“砍头不要紧,更有后来人”的怒吼。我常想,对人而言,没有比生命更重要、更可贵的了。然而,烈士们的从容就义、慷慨赴死,只为黎明那束灿烂的曙光;风华正茂的他们,化作一个个不死的亡灵,永远地在雪山草地相聚。知任重而道远,舍生忘死,为真理和自由而死,留给后人的却是痛断肝肠、撼人心扉的壮丽诗篇。写在史册上的是惊天地、泣鬼神的惊叹号!
红军长征纪念碑在1990年竣工。当地的藏族群众常在深夜里听到从纪念碑园里传出的朗朗笑声和切切私语。都说是当年的红军在这里相聚了。传说也越传越神奇。甚至有人讲,在淡淡的月光下,能看到红军军帽上那一闪一闪的五角星。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站在山头上指挥千军万马……就连邻近的喇嘛庙的喇嘛们,也深信这是一块人间圣地,还前来顶礼膜拜。
传说总归是传说,不必深究其因。但当地人民对红军先烈的崇敬之情却是情真意切的。要不,每当夕阳洒下余辉,碑体上为何光芒夺目,明鉴照人,十里可见?
我站在碑前,细读那些为新中国诞生而长眠于地下的烈士的名字,这些英列不分先后、不论长幼、来不及分享胜利的喜悦,就匆匆离开了我们,带走了永恒的追求和终生的信仰,留下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共产主义战士。他们那超越卑俗、鞭挞自私、怒视虚伪、憎恨邪恶,一幕幕壮举,一瞬间突显生命的造型——那碑碣上一定还有许许多多的故事,将镌刻在中国历史的丰碑上。
我默默的立正,缓缓的举起右手,凝视着庄严的纪念碑,献上我一个战士的庄严军礼……
(作者:张建华)


红色的小鼓

帖子数 : 32
注册日期 : 12-08-04
年龄 : 54
地点 : 四川成都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