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泽俊:我为什么要写《工人》

向下

于泽俊:我为什么要写《工人》

帖子 由 Admin 于 周一 八月 20, 2012 11:53 am


小时候看过一部电影——《燎原》,故事里的地下党员对工人们说,工人很了不起,工人两个字合起来是个“天”字。

那时我觉得工人真伟大,能撑得起天。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的确撑得起天,只要我们睁开眼睛,目光所及,从衣食住行,到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几乎样样都离不开工人的劳动。离开了他们,我们就没法生存,他们确实很伟大。

但是在《燎原》的故事发生的时代,中国的产业工人只有200万,占4亿人口的0.5%。我们一直说中国革命是由工人阶级领导的,这种说法很值得怀疑,只有200万人的一个弱小阶级,即使统统拉上战场,也抵不上为中国革命所牺牲的人数的一半。这样弱小的一个阶级,是不可能领导什么像样的革命的。那时候中国的天不是由工人阶级,而是农民兄弟撑着的。农民占人口的99%。如果硬说中国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那么封建这一半就占了90%以上。

实际上中国革命不仅不是由工人阶级领导的,他们在这场革命中的作用甚至是微乎其微的。纵观中国革命史,工人阶级起过什么重要作用?实在找不出几件像样的事例来。比较有影响的事件是,北伐的时候在上海举行过三次武装起义,迎接北伐军进了上海。后来就没有提得起来的事情了。中国革命的领导人里只有过一位工人出身的领袖向仲发,后来还叛变了。

所以,确切地说,工人阶级从来不是什么领导阶级,他们一直是被人领导的。自古以来就是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只要工人阶级还是劳力者,他们就永远当不了领导阶级。

如果要玩拼字游戏,我认为工人两个字合起来不应该是“天”字,而应当是“夫”字。夫是什么?《辞海》对其解释是:从事体力劳动或被役使的人。这个解释应该说比较靠谱。马克思对工人的定义是:不占有生产资料靠出卖劳动力为生的人。这和《辞海》对“夫”字的解释是一致的。但这个定义只能用在1949年之前,因为解放后工人阶级当家做了主人。

不过,这个主人只是一个被供起来的偶像,是虚拟的主人。主人一直是被仆人们领导的,他们仍然不是领导阶级。***晚年确实想让工人阶级来领导,并且亲自到工人当中去选拔接班人,结果选来的那个接班人后来的表现居然和向仲发差不多,真给工人阶级丢脸。

不管工人阶级是否做过领导阶级,解放后工人阶级的地位确实大大提高了。他们的生活安定了下来,不再受人歧视、打骂、剥削,比起大多数农民兄弟,他们的生活要好得多,有公费医疗、有退休金,生活是有保障的,在社会上是受人尊重的劳动者。但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工人阶级的地位又开始一天天地下降。劳动光荣不再是社会尊重和提倡的主流观念,劳动者也不再是社会尊重的群体。他们再次沦落到了社会的最底层。

如今,中国每年有数以千万计的农民,离开自己的土地进了城,就像当年因失去生产资料而进城的第一代中国工人一样,正在构成工人阶级的主体。但是在概念上,人们还不承认他们是工人阶级,对这个群体,有一个带有某种贬义的称呼——农民工。

其实当初的工人阶级不也是农民工吗?中国工人阶级的历史不过才几代人,往根上追溯,他们都是来自农民,都是农民工。而在今天的概念中,似乎只有那些国营大企业的工人可以算得上是工人阶级,其余的乡镇企业、私营企业、外企以及国企雇用的临时工、合同工似乎都不具有工人阶级的资格。不知为什么不承认他们也是工人阶级。如果承认了他们,主人是不是就太多了?仆人们的负担是不是太重了?

但是,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他们正在像马克思说的那样,逐步斩断了和土地的联系,失去了生产资料,陆续走进了工人阶级的队伍,成为新一代无产者,靠出卖劳动力为生。老一代的工人,也就是已经被人们承认为工人阶级的那些工人,他们已经退休的退休,下岗的下岗,所剩人数不多了。真正的工人阶级主体,确确实实就是这些农民工。如果把他们也算上,如今工人阶级的阵容是大大地壮大了,比起上个世纪初那200万来,不知壮大了多少倍。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工人的人数很快就将超过农民,成为中国人口最多的一个阶级。

可是不知为什么,当初只有200万人的队伍,居然被捧上了天,而当这支队伍真正成为社会主体的时候,却对他们视而不见了。仿佛这个有几亿人之多的庞大阶级,对我们这个社会是无足轻重的。占据历史舞台中心的始终是各种家、各种星,包括一批富豪,而工人阶级此刻只在台下观看演出。

工人曾经为我们这个社会创造了和正在创造着巨大的物质财富,也在推进着社会的进步与文明。可是社会回馈给了他们什么?改革开放,农民兄弟受益了,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知识分子翻身了,成了工人阶级的一部分,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都得到了彻底改变。可是工人阶级得到了什么?与工人相关的几个主要词汇是下岗,再就业,拖欠工资,买断,还有比这几个词使用频率更高的词汇吗?没有!一些上市公司的经理年薪已经拿到了几千万,而一个普通工人买断一辈子工龄的钱不过两三万,连他们的一顿饭钱都不够。我并不反对为社会做出突出贡献的精英拿几百万几千万的工资,而是要问一问,拿那么多钱的人是不是真正的社会精英?他们是否真的为社会创造了那么多财富?

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中国的工人还是一个正在成长中的阶级,对这样一个已经有几亿人口的群体,我们再也不能无视他们的存在了。解决好他们的问题,是历史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也是我们无法逃避的责任。这个问题直接关系到中国的改革开放是否能取得最后的成功。

写完《工人》之后,我曾与一位在国家高级研究机构任职的资深经济学家探讨这个问题。不幸被我言中,目前的确存在着敢不敢承认几亿农民工的工人身份和城市身份的问题。不承认他们,可以两头逃避责任:在农村,他们已经离开了,各级政府省了很多事,可以不去管他们;在城市,他们不是合法居民,他们的医疗、就业、住房、子女教育等等一系列问题都可以置之不理。谁让你自己跑到城里来的?

但是,历史的责任是逃脱不掉的。农民工可能会像小说中的那些人物一样,在城市与乡村之间来回奔波。但是,他们一旦割断了与土地的联系,就再也回不去了。既然回不去,不彻底解决他们的问题,就会形成巨大的隐患。这个隐患不解决,迟早会酿成大的祸患。

我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 父亲是工人,我们兄弟姐妹六人无一例外地全都当过工人。这个群体为我们国家***了许多,改革开放以后,他们又在另一种意义上为国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他们以自己的下岗失业承担了改革开放的沉代价。他们虽然只是一些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但是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有着精彩辉煌的人生和传奇般的经历。想起他们,我就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不安,总觉得欠了他们什么。所以我要写这部小说,为他们立传。我写他们,不仅是要反映他们的生活,也包含着对他们命运的思考。

这就是我写《工人》的初衷。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17
注册日期 : 12-08-02

查阅用户资料 http://laomo.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于泽俊:我为什么要写《工人》

帖子 由 红色的小鼓 于 周一 八月 20, 2012 1:55 pm

这里可以在线阅读《工人》工人

红色的小鼓

帖子数 : 32
注册日期 : 12-08-04
年龄 : 54
地点 : 四川成都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