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搜索》——他人即地狱

向下

郭松民:《搜索》——他人即地狱

帖子 由 品巴山 于 周三 八月 22, 2012 4:08 pm

法国存在主义的大师让·保罗·萨特,提出过这样一个堪称残酷的命题:他人即地狱。萨特认为,人首先存在于世界之上,然后人自由的选择自己的行为,而人的行为就决定了人的本质,所以“存在先于本质”。但萨特同时认为,人在现实中做出选择时常常身不由己,这个阻碍就是“他人”,人与人往往会成为对方欲望的陷阱和刽子手,“地狱不是另外一个空间,不在彼岸,而在日常生活中,在人与人的关系中。”

不知道陈凯歌是不是读过萨特,但他的新片《搜索》却为萨特的这个命题做了一个很好的诠释。如果说在前互联网时代,“地狱”还仅仅是一个陷阱,等待我们跳下去的话,那么在web2.0时代的今天,他人构成的地狱,则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它可轻而易举地吞噬所有胆敢或者纯粹是不小心靠近它的人。

影片中,正值青春年华的思拓公司总裁沈流舒(王学圻 饰)的“一秘”叶蓝秋(高圆圆饰),在一次例行体检中,意外发现自己已经患上了晚期淋巴癌,她在一种精神濒临崩溃的状态中乘公交车返回公司,途中由于拒绝为一位老者(常宝华饰)让座,被一个四处抓新闻的电视台新鲜人杨佳琪(王珞丹 饰)拍到,带回台里后被资深电视人陈若兮(姚晨饰)慧眼识“珠”,剪辑后以自己的名义在收视率最高的“今日事件”栏目播出,就此拉开了地狱的大门。

最先被吞噬的,自然是叶蓝秋。当她一脸冷艳地拒绝为老者让座的视频公开以后,一轮铺天盖地的“网络审判+网络狂欢”就开始了,由全体网民组成的陪审团毫不犹豫地对她做出了有罪判决:“此人应被劳改”、“排队去坐她的大腿”、“人肉丫的”……网民们做出判决的依据,仅仅是那一段短短的视频,没有人意识到,身患绝症,已经接近人生终点的叶蓝秋其实比那位健康的、倚老卖老的老者更需要照顾。

杨佳琪第二天又找到了叶蓝秋,并为她拍了一段道歉的视频。但这段视频,却被急于扩大战果的陈若兮给压下了,理由是担心网民不高兴。在这一刻,我们似乎看到陈若兮冷冷地把挣扎着想逃出地狱的叶蓝秋又推了回去——把事情搞大,获得更高的收视率和点击率,“昨天一晚上台里的短信收入就是13万”压倒了一切,媒体人的社会责任呢?连影子也看不见。

我们曾经对媒体的市场化将会导致媒体的自由、独立、公正寄予厚望,但事实证明了我们的这种想法是多么的天真——当媒体需要在市场和责任之间进行选择的时候,它总是会选择市场。我们倒是不必由此来指责媒体人,因为市场竞争为他们设置了一个囚徒困境,不如此,就会被市场淘汰。

叶蓝秋的努力注定是徒劳的,有很多人不愿意她轻易地逃出地狱。那位心中对她充满了羡慕嫉妒恨,一心要取而代之的“二秘”唐小华(陈燃饰),一边甜言蜜语地叫着“姐”,一边在网上披露她是思拓公司的“一秘”身份,意在借这桩“丑闻”搞垮她。而沈流舒的太太莫小渝(陈红饰)则由于意外撞到叶蓝秋伏在沈流舒肩头抽泣的场面,压抑不住妒火而给“今日事件”的热线打电话,“揭露”叶蓝秋是“小三”,为已经把叶蓝秋烧的焦头烂额的地狱之火又添了一把干柴。

web2.0时代,大众是更加容易被少数人操纵还是相反?《搜索》给出的答案是前者,这也为我们这几年来的经验所证实。在web2.0时代,信息可以被以光速被传递给大众,但大众却没有能力,也没有兴趣去发掘真相。说他们没有能力,是因为信息黑匣子的钥匙,总是掌握在少数几个人手里;说他们没兴趣,是因为大部分人上网,是为了寻求自我证实,而不是为了寻求真相,对那些不符合他们偏见的信息,则要么视而不见,要么加以曲解。我想,即便叶蓝秋的道歉视频被电视台播出,又能如何呢?搞不好还会给自己招来一项“作秀”的恶名,把自己从网民心中的“真小人”变成“伪君子”。

随着叶蓝秋一起跌进地狱的,则是陈若兮,这可能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她是典型的媒体精英,成熟、干练,有条不紊地操纵着事态的发展,一切都在她的策划当中。当她坐在演播室高高的主控台上,要求两位学者嘉宾辩论得再激烈一点时,她俨然是掌控一切的上帝。但是,当她选择把叶蓝秋推入地狱的时候,地狱之门也向她敞开了:她和男友杨守诚(赵又廷饰)已经相恋了3年,因为买不起房而不能结婚,“爱有什么用?买不起房”,她太需要钱了,于是沈流舒就策划了一个让她“拿回扣”的圈套,不费吹灰之力就让她丢掉了工作;而叶蓝秋万箭穿心般的境遇,又引起了杨守诚深深的同情,并在陪伴她度过人生最后几天的日子,无法挽回地爱上了她。陈若兮在达到人生巅峰的同时旋即跌入深渊——职场情场双双失意。更要命的是,伴随着叶蓝秋的自杀,网民的愤怒开始指向她,她很快就收到大量谴责她害死了叶蓝秋的短信……虽然陈若兮不肯言败,声称要重新开始,但,身背害死叶蓝秋的重负,她又如何重新开始呢?重新开始之后结果会如何呢?一切都在未定之天。

沈流舒是《搜索》中最浓墨重彩的一个人物,王学圻准确地把握住了他的心理特征,我甚至认为这是他演得最好的一个角色。沈流舒是时代的骄子,掌控着巨大的财富,同时也掌控了巨大的权力。他本是上市公司老总,因为和斯通的合作,眼看又要成为跨国公司老总。他自信、理性、冷酷,是我们这个社会的真正统治者。

影片一开始,陈凯歌就安排了三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来烘托沈流舒:在公司大楼门前,他掂起手指抹了一下车窗,对司机说“车擦得不够亮啊”。走进电梯,他又叫住清洁工小张“最近又有什么新段子?”到了办公室,看到二秘唐小华在吃东西,便用一种既是长辈又是上级的口吻说“又用手拿饼干”——在这一系列场景中,沈流舒俨然帝王,同时还是父亲,君父合一,他那种威严又居高临下的宽容,更反衬了他在他的帝国中至高无上的地位。

但沈流舒同时又是一个极端自私的人,除了他自己的成功外,他并不曾真正关心任何人。当叶蓝秋伏在他肩头上抽泣,向他要一百万,并直言是要救一个人的命时,他距离挽救叶蓝秋仅仅一步之遥,但他迷信一切都可以用钱来掌控,“能用钱摆平的事,就用不着绝望”,叶蓝秋觉得压力山大的事对他来说一定算不了什么,所以干脆懒得追根究底。虽然他也信口问了一句“遇到什么麻烦了?”可最关心的还是“小叶你还从来没有陪我出过差呢”,直到叶蓝秋自杀之后,看到叶蓝秋的诊断书之前,他始终不知道叶蓝秋究竟遇到了什么麻烦。

对女秘书是这样,对已经和自己结婚15年的妻子莫小渝,沈流舒也不过把她当成自己手里的一个玩偶,一件道具,随手拿来把玩、显示一番,又随手抛弃。当他认为需要向自己西方合作伙伴斯通先生展示自己的家庭责任感时,就“专门”为她举行了一个隆重的结婚15周年纪念晚宴,当他认为莫小渝掺和了叶蓝秋这件事,给他和公司带来麻烦时,他又毫不犹豫地停掉了她所有的银行卡,“我的钱,不是你莫小渝想花就能花的”。他深信自己在家里的绝对权威,根本不屑于就叶蓝秋和自己的关系对纠结万分的莫小渝做任何解释。甚至刚在接到叶蓝秋的死讯时,他首先想到居然是“我怎么觉得这些事都是冲我来的呢?”

面对叶蓝秋冰冷的遗体,沈流舒掏出了手绢掩面而泣,这不能说完全是在作秀,应该有懊悔、痛惜的感情在里面。但他很快就平静下来了,面对电视镜头侃侃而谈,高调宣布将向董事会建议成立“叶蓝秋慈善基金”,从已经死去的叶蓝秋身上再榨取一点剩余价值。最可怕的是,即便在这样一个伤感的时刻,他还是冷静地想到了要报复,他把叶蓝秋的遗书用手机拍下来,理由是要留作纪念,但真正要做的却是发给陈若兮,只因为遗书中有“杨守诚,我爱你!”

《搜索》中的人物,都是我们的社会精英,他们是成功者,正在成功者和梦想成功者,但他们却个个都不幸福。迷信自己财富和权力的沈流舒,根本就没有想到莫小渝敢抛弃她,所以当他接到莫小渝已经出走,把离婚协议书放在他的桌子上的电话时,完全难以置信,只能一迭连声地问“什么什么?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莫小渝本来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每天除了健身就是换衣服、研究怎么吃才最营养,可她蓦然发现,丈夫对自己的存在根本就是“无视”,如果沈流舒不高兴,她连一分钱都花不了,无法忍受的她只能选择出走。杨守诚则只因为说了一句实话,就不仅丢了工作,而且负债累累(顺便说一句,台湾的年轻男演员,身上往往有一种很单纯的气质,这是大陆年轻男演员身上很少见到的,他们身上更多的是一种痞气)。媒体新鲜人杨佳琪抓到了新闻,却被陈若兮毫不客气地据为己有,见到了曾经亲密无间的“发小”唐小华,却不知道已经落入精心设计的圈套。影片到了最后,杨佳琪在电视台的台阶上遇到刚刚被解聘的陈若兮,她们两人一个向下走,一个向上走,陈凯歌用俯拍的镜头拍陈若兮,用仰视的镜头拍杨佳琪,暗示两人地位的转换。这次,轮到陈若兮用乞求的口气和她说话了,但却被她冷冷地拒绝了,无疑,她将成为新的陈若兮,但她的命运会比陈若兮更好吗?

影片中唯一让人感动的地方,是杨守诚对叶蓝秋的爱情,这也是影片中唯一带给人们希望的情节,生活因此不那么绝望了。

他人即地狱,每个人都全力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是不是让我们陷入了一场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这样的生活是可怕的,也是无奈的。叶蓝秋拥抱了死亡,她反而获得了宁静,丢下了我们所有人,继续在地狱里辗转反侧,备受煎熬……


品巴山

帖子数 : 37
注册日期 : 12-08-07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