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永健:不相信或者相信--话剧《切格瓦拉》

向下

赵永健:不相信或者相信--话剧《切格瓦拉》

帖子 由 品巴山 于 周三 九月 12, 2012 11:58 pm

不相信或者相信--话剧《切格瓦拉》

我在网上找文字版的话剧《切格瓦拉》,看到这样的序幕词:
请相信这个因穷人的情谊而感动不已的人
请相信这个靠穷人的祝福而跋涉不停的人
请相信这个为穷人的将来而告别过去的人
不相信或者相信,这组诗一般的排比句,让我突然也想这样的问一问自己,全剧其实也是围绕好人或者坏人,革命或者反革命,富人或者穷人,……这似乎是一个黑白组成的世界,魏晋分明。真实的世界可能比话剧的世界要混沌,并不是那么容易鉴别,可是放在舞台上,变简单了,容易让人理解。我和很多人恐怕一样,认识这个人,可能是从T恤开始的,看见了他的图案,可并不知道他是谁。接触话剧《切格瓦拉》,也是前些年的事情了,也是相遇在网上,看了觉得虽然演的是一个外国人的事,但是,言语台词中却又彷佛处身在现实的世界中,“不要问篝火该不该燃烧,先问寒冷黑暗还在不在;不要问子弹该不该上膛,先问压迫剥削还在不在;不要问正义事业有没有明天,先问人间不平今天还在不在”,这些现实的感觉回馈到内心,我也在不断的拷问着自己,相信这个还是相信那个?
再次对这个话剧加深印象是这个话剧的开篇的歌曲,我开始稍微了解了一下张广天,听了一些他的歌曲,再次听了听,甚至记得网上还有网友找他这首歌当手机铃声,这首歌无疑给了我精神的鼓励。再加深影响就是最近要讨论这个,我有看了看,没想到编剧是黄纪苏,而我看黄纪苏的文章已经不少了,从不多的文字中能够感受到他对整个社会思潮很深的敏感度,他是不但了解一面的“语言方式”还了解另一面的“语言方式”,所以从这个特点出发,在这个话剧的作品里,无疑正话反话都说得那么惟妙惟肖。
看过一些评价,说事这个话剧在2000年出来后,这个作品非常火爆,具有一种划时代的意义。我不知道这是否是从左翼的角度来说的,或者一个告别革命的时代突然有了一个赞扬革命的作品出来,而处在一个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过程中,这个文艺是否也有点不合时宜。L教授说十年了,一个中学生的观众也已经长大成人了,而当年的青年也已经活跃在社会上,而创作者无疑已经处在某种思潮的中心位置了。文化像种子,播入人的内心,总会长成参天大树。

理想
“如果失去理想,世界将会怎样?”
我从来没有提出过这样的问题,或者并没有怎么认真的思考过这个问题。然而,这个词语却是随着时空的改变而不断变化。有时候,我真不知道自己对时间是太敏感还是太愚钝,往往过了很久的事情,彷佛就在昨天。当我和伙伴们第一次畅想理想的时候,那个时候是多么幸福的事情,而今天,这个“理想”,或者被人遗忘,或者就被深埋在心中了。而从人类几大宗教来看,其实很多人类是有很多共同的理想的,只是会被时空错乱,一时我们找不到方向。我时时会想起马克思在青年时写的文章,是啊,为全人类的幸福奋斗应该是大家的理想,无论肤色,人种,性别,年龄,民族……可是在某些语境下理想又一个很不可靠的东西,有时候甚至觉得它难敌一块钱,这个时候不相信或者相信,终究是我们面临的选择。
当然,在所有共产主义者在理想面前,有面临一个“唯心”和“唯物”的检验。不管我们如何去定义这两个词汇,无疑在树立理想的人面前,如何认识“唯物”?根据现实,有时感觉不符合我们的“道德”评价怎么办?可是一味的强调“理想”,会不会真的又是好高骛远,有是脱离实际,又是犯“唯心”的错误。今天,我们丧失理想,可能并非是我说的这种原因,然而,我却是在这个地方会有部分的纠结。因为,今天我们又面临这样的情况,如果坚持“理想”,你必定要面对的是周围大部分人的不理解,面对这样的情况,如何坚持独立自主,坚持独立思考。这是一个感觉破除迷信而处处不是迷信的时代,当我们沉浸在《切瓦格拉》的时候,或者相信某些是真的,而当面临另一种情况的时候,是不是又面临不相信或者相信,请给一个选项。

革命
无论怎么说,现在确实是一个“后革命时代”,我们既不能拿利比亚的茉莉花说事,也不能拿尼泊尔毛共的斗争阶段性胜利说事,我们处在一个1949年以前的革命话语之中,处在一个“***”的话语之中,而当今社会市场经济与世界接轨了,革命在哪里,还需要不需要?切的那个时代,是一个革命火红的时代,是一个理想主义张扬的时代,在我们看来人的价值能够体现的时代。
“我看准是他妈穷疯了!穷不怕,咱可以玩股票,玩期货,玩楼花,玩网络呀!咱可以玩女权主义,女性主义,女人主义,女的主义呀!咱可以玩后现代主义、前现代主义,前后现代主义,后前现代主义呀!再不行,咱还可以玩摇滚,玩实验,玩先锋,玩流氓文学,脱的光光溜溜在外国友人面前玩裸奔呀!天下的花活千千万,玩什么不好偏得玩革命呀!!如今时代的最强音——三W点COM!”
"如今时代的最弱音—傻b呵呵,革——命啊!!"
可是,什么是革命?恐怕却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经济发展不平衡,社会矛盾凸显出来,我还真碰到很多口中“喊革命”的,在我看来,这些人最让人肃然起敬的是逆潮流而行的真诚,可是有些却没有真诚。至于社会思潮发生过很大的关于革命和改良的争论,在我看来最差的就是对现在社会缺乏最更本的认识,仍旧停留在历史的话语体系之中谈问题,无论哪边争论都是抬出以往的例证,而全然不合当今的现实情况结合起来。
可是,我们毕竟从革命而来,如果革命的价值观,不但处于消解而且到了害怕到了反对的时候,空怕某些预言的说法就有根有据了。切作为一个革命的历史人物,作为革命的有一种符号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却是给那些在黑暗中摸索的人以力量。毕竟这条道不是第一次走,前人走过,后人也会走。只是,当我们处在享福之中,当穷人变成富人,富人变穷人,当我们认为一切理所当然的时候,是否我们也会这样问自己:革命,不相信或者相信。

爱情
切身上不但有理想、革命,还有爱情的符号。所有追寻爱情的人,都想得到一种纯粹,一种永恒。看过孔庆东的《国文国史三十年》后,原来就算是革命年代畅销的文学作品,也是那种革命加爱情的模式。话剧也一样。然而,可贵的是这个疯狂地爱着女人的人,却做出了某种牺牲,他为什么呢?这个恐怕是一切虔诚信仰爱情的人应该思考的问题。面对其他的人的污蔑,爱切的那个姑娘,不管怎么都保持着对切的信任。人们要获得爱情,就得问自己:不相信或者相信。

以上都是看话剧《切格瓦拉》很感性的认识,如果理性的加以分析,确实会有很多经不起推敲的观点,然而当我们知道价值观,就是你认为什么重要,当我们知道,我们的生活被很多形而上的无形观念调控着的时候,我们忘了去问这些观念本身,而是接受认为世界本来就这样,这恐怕确实是很多问题的根本原因所在。而话剧《切瓦格拉》看上去却那么的不一样,嘲笑了我们很多自认为正确的观念,而把我以为傻帽的观点却捧上了天,而这个集中这些元素的人物身上,有着让人真切感受到真实的东西,他眼睛迷离,他充满魅力!
不相信或者相信,其实由我们自己选择。

品巴山

帖子数 : 37
注册日期 : 12-08-07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