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海林:从愤青到战士

向下

周海林:从愤青到战士

帖子 由 红色的小鼓 于 周二 九月 25, 2012 12:37 am

从愤青到战士
——话剧《切 格瓦拉》观感

按照黄纪苏的要求,在剧场观看话剧《切 格瓦拉》的观众,至少有一半,应该退席。而爆棚的剧场里,管理员没有看到一个,中途离席的——场外,据说,求票者众!
这是件奇怪的事!
一个开中医门诊的朋友,曾这样半开玩笑地给这个社会号脉。诊断结果是:正义缺失。所以,在他眼里,那些观众都是患者,治的都是同一种病,叫做心理正义缺失症。而黄纪苏,就是心理正义按摩师。
这样,就不奇怪了。当观众们,也就是患者们,在《切 格瓦拉》的小妓女身上,看到了拉丁美洲的苦难,再通过亲切的华夏方言,嗅触到了鼻子底下的苦难,在一片台词音乐的鼓噪催动下,紧篡的手心里,突然,沁出了正义的肾水。于是,心神充沛,找到了怒的底气。当他们走出剧院时,哪怕是刚才该退席的混蛋,即刻间,也都一个个出落成拧粗了脖子的愤青!——笑谈,笑谈。
另一件更可奇怪的事是,切 格瓦拉,居然没有在剧情里出现。
应该的主角缺席了?在这一点上,黄继苏拿捏得十分的准确:格瓦拉不属于剧场!这个总督的嫡孙,摩托单骑,从南至北,在横贯整个拉丁美洲的苦难后,差一点成为佛陀。但,拉丁美洲没有菩提树;格拉玛号及时出现,愤青,一跃而成为战士!因为,是一名战士,他属于非洲、属于拉丁美洲,属于需要正义的地方。在那里,他与他的战友们,制造革*命,制造正义!——主位的空缺,使台下无数的心灵跃跃欲试,想象着自己能充气般的膨胀,填塞这个空旷的舞台,实现正义的占领。
两件奇怪事,串联一起,成就了话剧《切 格瓦拉》的成功:战士落幕,愤青登台。
其实,切 格瓦拉本身早已经是一幕成功的大剧。它成功的秘诀,在我看来,与话剧《切 格瓦拉》并无二致。只不过导演不同罢了。前者是历史,后者是黄纪苏和张广天。历史,悲剧性的让战士的角色,在格瓦拉身上终结。最后一名战士——在他身后,历史,安排了空荡荡的舞台,并缀以各色道具,自传、电影、海报、T恤、络腮胡子等等;这样,踏着格瓦拉的影子,凌乱上阵的充气格瓦拉们,排啸而来。他们的名字叫愤青。
说的彻底一点,格瓦拉社会大剧的成功背景,就是革 命的终结。革 命都没了,还要战士作甚?在平庸的消费场里,如果还存有对正义的期望,愤青就够了。
然而,历史的吊诡之处就在于,反着来。当有人高呼“远离革 命”时,革 命的脚步声已铿锵可辨。问题在于,革 命场子阔然摆开时,战士在哪?估计黄纪苏还会补写一章,题目跟我一样:从愤青到战士。

红色的小鼓

帖子数 : 32
注册日期 : 12-08-04
年龄 : 54
地点 : 四川成都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