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节:我们变成官僚怎么办?

向下

李节:我们变成官僚怎么办?

帖子 由 红色的小鼓 于 周三 九月 26, 2012 11:03 pm

李节:我们变成官僚怎么办?

切•格瓦拉是一个悲剧,是革命理想主义与个人英雄主义综合下的悲剧。艺术作品里,悲剧往往比其它形式的作品能更深和更强烈地感染人,而格瓦拉的出走以至最后牺牲,富有传奇性,不用更多地加工,本身就能打动人。作家和导演再创造的话剧就不难取得成功。由于作品所涉的是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因此,我想所说的是人物本身而不是作品本身。
周恩来总理评价说:格瓦拉是“盲动主义者”,他“脱离群众,不要党的领导”,在古巴获得偶然性胜利后没有认真进行总结,就跑出去盲目地推销经验。“不依靠长期坚持武装斗争,不建立农村根据地,不走以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来逐步取得胜利”,而是“不管有无条件,以为只要放一把火就可以烧起来,这完全是冒险主义和拼命主义”,结果给革命造成了重大的损失,害人害己。格瓦拉的英雄形象,很大一部分是由于青年的偶像崇拜心理和知识分子缺乏分辨力给抬举出来的。
周总理是从爱之深责之切的角度谈格瓦拉失败的原因,这番话的语境是用中国革命成功的经验去对比古巴革命的经验。相较而言,中国革命的奋斗时间更长、范围更大、斗争更加残酷而激烈,因而成功的经验更加深刻,也就更加具有普遍性。可资证明的就是尼泊尔革命,借鉴中国革命经验取得了较大的成功。从夺权角度的看,毫无疑问,格瓦拉与战友们的革命成功了,而格瓦拉的悲剧发生在他为了追求更大成功的道路上,从这一点上,格瓦拉的革命尚未成功。
无产阶级夺得政权并实现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革命后,出现了新的问题,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官僚问题。列宁去世前不久,敏锐地发现了这个问题,但他没有来得及解决这个问题。毛*泽*东*晚年发动文革,其意之一也是用群众大民主的方式反对官僚,可是生前同样没有解决这个问题。而从他去世到现在,中苏两国的官僚不仅仅是官僚主义或官僚作风的问题了,而且远远超出这点,发生了相当程度的质变。由此观之,社会主义在夺取政权后面临的问题丝毫不亚于革命胜利之前的问题,话剧通过格瓦拉之口发问到:我们变成官僚了怎么办?格瓦拉出走或许是为了寻求解决之道,也或许是为了回避。这个使得“革命尚未成功”的问题,摆在了未来的社会主义者面前,等待着未来的社会主义者思考和解决。这也许就是格瓦拉悲剧对未来的积极意义。
(2012年9月26日)

红色的小鼓

帖子数 : 32
注册日期 : 12-08-04
年龄 : 54
地点 : 四川成都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