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永健:如果我*腐*败*了,你们怎么办?

向下

赵永健:如果我*腐*败*了,你们怎么办?

帖子 由 Admin 于 周一 十二月 17, 2012 2:53 pm

赵永健:如果我腐 败了,你们怎么办?
——看电影《新中国第一大案》后有感


看电影《新中国第一大案》有一个情节印象深刻,就是非党员干部和副书记林克俭的一段对话。
林:“哎,小胡,你这闷着头一声不响的送了我十几里了,你想把我送到天津去啊?没什么事,就回去吧! 呵——”
小胡从手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林。
林:“入党申请书—!好啊——,嗯,嗯,写得好!”
小胡又掏出一份文件,犹豫了半会儿,说:“哦,给——!"
胡:两份,您退给我一份!
林:你就这么认识共 产 党?!你要是不相信共 产 党,你就把这份入党申请书收回去。
胡:我信!除了共 产 党,我没得信了。可我就是对你们有意见,我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林:申请入党,给领导提意见,这都是你的权利,光明磊落得很!怎么能把这两个事情对立起来,这两份材料我都留下。小胡啊,我们共 产 党还有一条,你大概还认识不够,那就是批评与自我批评,有什么问题呢,先提到桌面上来,这就是我去天津的目的,你知道吗。
这段林荫小道的对话,对比这两个人物的角色,一个是非党干部,一个是党内健康力量,这里面其实隐含着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党内出现腐 败了,应该怎么办的问题。
做文艺评论,当然不仅仅是对文艺表现手法技巧进行评论,更重要的是对内容本身进行思考和联想,新中国第一大案能够联想的,首先是毛 泽 东在七届二中全会上的讲话,讲话里面的两个务必,当然更有务必后面的一个马克思的武器,那就是批评与自我批评。 更能够联想到提出此问题的前一个就是共 产 党学不学李自成,能否汲取《甲申三百年》提出的教训。更一个关于历史周期律的一个问题,那就是黄仁宇和毛 泽 东的一段对话,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民主”。
这些历史的经验无疑是给我们今天的现实,今天着手解决的主要问题——腐 败,提供了很好的视角和思路。今天看到了这部影片,特别是这段对话,其实对我自身而言,何尝不是面临着这样的困境,一方面是入不入党,一方面是给不给党提意见。这其实也是习近平书记所说得党面临严峻的问题,就是党的自身问题,党的信任危机。
面对今天的腐 败问题,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大体视角不外乎内外比较,古今比较。内外比较,则主要是和美国、新加坡、香港地区等廉政比较;古今比,也主要是和历代王朝惩治腐 败中去找寻灵感。然而我们可能往往忽略了共 产 党自己和自己比。比如和革命时期比,特别是延安时期;比如和建国初期比,比如今天我们讨论的建国第一大案;比如和XX十年比,比如和CQ模式比。只有这样全面的比较,才能找出今天腐 败的问题,就竟是一个什么样的问题,是不是制度的问题,是不是没有讲法制的问题,是不是仅仅是官员财产公布的问题,是不是简单的高薪养廉的问题。
这个系统性的问题,非我辈能够简单的回答的,然而从《新中国第一大案》中至少我们能够得到的是以下两个启示,第一,能够解决腐 败问题,首要的就是能够解决党内外恢复批评与自我批评的良好作风,把问题摆到桌面上来。第二,要彻底地解决腐 败问题,当然就是如何解决群众监督党,党监督党,解决一个“民主作风”的问题,这当然其实也就是这样的一个问题,就是小胡碰到的,一份入党申请书,一份腐 败检举信,共 产 党应该选择哪个的问题。
当然这部片子明显留下了一个遗憾,那就是我们普通老百姓面对腐 败怎么办的问题。《新中国第一大案》中解决刘青山、张子善的腐 败问题,完全是小胡、林克俭公务员内部,党内的自我体系解决了这个问题。而我们的普通老百姓始终选择的是沉默,不但沉默更是主动的体谅。这个明显的提出了一个毛主席也在思考的问题:官僚变质(腐 败)了,你们怎么办?
这个问题本来是有答案的,然而我想我们还是回到开篇的对话中去来结束我对《新中国第一大案》的评论。
“你就这么认识共 产 党?!你要是不相信共 产 党,你就把这份入党申请书收回去。”
(2012年12月18日)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17
注册日期 : 12-08-02

查阅用户资料 http://laomo.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