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永健:我喜欢娱乐,但我憎恶以娱乐粉饰的生活

向下

赵永健:我喜欢娱乐,但我憎恶以娱乐粉饰的生活

帖子 由 品巴山 于 周一 二月 18, 2013 1:56 pm


讨论“文艺娱乐化现象” ,首先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普通人能不能讨论的问题?有人说这是一个什么问题,这能算一个问题么,嘴巴长在我们自己身上,难道还有谁不允许你发声?可是你要真说,就会有人跳出来,说你懂什么文艺,你既无文艺专业修养,又无文艺评论经验,你能对一个文艺理解到什么程度。所以,一个文艺作品的好坏,一个人是不能有自己的看法的,这个得专家学者说了算。那么,我就要反问了,一个文艺作品出来,我看了,对我而言,我的真实感受不是对我而言最重要的吗?千千万万的观众的感受不是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吗?难道“好看”的作品,我要说成“不好看”,难道“低俗”的作品,我要说成“不低俗”不成。所以讨论我们的文艺,我觉得除了从创作者本身来讨论,另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从我们这些欣赏者来谈。从这样一个角度来说,每一个作品,都要经得起我们每一个观众的“七嘴八舌”,如果这样一个作品是*奉*献*给观众的,而不是创作给自己的,就不应该有人垄断这样的评论权力,所以,我们工农大众、积极向上的青年为什么不积极地发出自己的声音呢,何况已经是微薄时代了,不正是“大鸣大放”的时代么,我们就是要大鸣大放。

又有人说你们讨论“文艺娱乐化现象”,你们是反对我们娱乐么?难道不允许我们高兴,不允许我们幽默,不允许我们消遣,不允许我们打发时间……真的是这样的么?如果真是一个轻松幽默的生活,谁又不向往呢。可是,我们掩耳盗铃,我们自欺欺人,生活明明是这样,偏偏又被粉饰成那样,这样得来的娱乐世界,真是我们要追寻的世界么?且不是说我们这些读者、观众,就是创作者自身都充满了空虚,他们甚至走向了堕落和自杀的境地,难道你能说这样的一个娱乐化的文艺界,是文艺界需要的文艺么?是我们工农大众欣赏的,能够收获轻松和踏实,能够获取生活动力的文艺么?一个创作者和欣赏者都反感的,讨厌的文艺,就是我们今天的主流文艺,就是我们要讨论的“文艺娱乐化现象”。

听经济学家“忽悠”,总说市场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调整社会资源的分配,我们从文艺娱乐化现象的讨论中也总发现一只手,不但操纵着演员,也想操纵观众,不但垄断了文艺作品的评价标准,更是无情地扼杀了人们的真实感受。经济的发展是解放了文艺,还是绑架了文艺?一方面是工业化、商业化创造的文艺作品数量上的繁多,一方面是我们内心的颓废和空虚,是我们对道德崩溃的普遍紧张,一方面是我们对毫无意义,暂时能麻醉我们,让我们逃离现实的文艺的严重依赖,这不仅不能说这样的文艺是严肃的,更是逃避的,更难以说是健康的娱乐。

另外憎恶用娱乐粉饰的生活,那应该是什么样的生活呢?我认为首先是真实的生活,其实是提炼的,昂扬向上的生活。要改变今天这种文艺娱乐化的现象,我认为应该注意到主动和被动的关系。现在的文艺对我们工农大众来说,是缺少主动参与的文艺,我们往往是被动的去欣赏,去打发时间,而不是积极地参与到文艺作品的评论和创造中去,这算一个工农大众的文艺的时代么?他们不是社会的主角,迫于生活的压力,他们更渐渐地失去了作为观众的权利,甚至是欣赏娱乐化文艺的权利。我想,我们反对文艺娱乐化,是呼唤一个文艺工作者和工农大众互动的文艺,是一个属于工农大众内因驱动主动参与和塑造的文艺,这才是有生命力的文艺。

品巴山

帖子数 : 37
注册日期 : 12-08-07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